三言两语

贫困潦倒到网站服务费都交不起的地步,邮件被通知服务器维护时间到了续费时候了。可怕的是现在只能坐等发工资,不然这惨淡经营的主页近期就会被关闭鸟。

公主郡基本竣工,再过两个月吧,就开始全新的生活了。之前的几次搬家,一直都说这不是终点。那么这一次,终于,可以给自己一个安定下来的理由了。

越觉发现,钱变得越来越重要,没钱万万不能是真理。并不是片面刻意强调个人拜金,但如果没有对金钱的追求和管理的理念,生活即将变成一坨屎。有时候想,自己能不能像卢梭一样活得这么随意?如果不行,是社会环境如此,还是自己缺乏了对生活探索的激情?

我还没找到答案,我想公主郡可以帮我找到答案吧。

2015年碎片整理

灰霾的开始

每逢天冷都容易做弱嗨,今年冬春交替之际,弱嗨的不仅仅是我,还有祖母。幸运的是自己只是小毛病,小打小闹之后很快恢复过来了;不幸的是祖母罹患急病,正月还没过完就骑鹤而去。85岁的人生竟然在一个月内草草了结,突如其来的厄运再一次道出了生命的无常。人去了,之前的唠唠叨叨,过去的“牙齿印”,瞬间也随风而去。随着最后一位留守者离去,当年十一人蜗居的60平方米房子,如今人去楼空,显得愈发冷清。不时脑中掠过当年旧屋全盛时期的情景,如今不再,而阳台外的木兰树依旧年年发芽,郁郁葱葱,颇有人面桃花之感。人生大概如此了,得得失失,终归是过眼云烟,若要修得坐看云卷云舒的境界,又谈何容易!

这个新年是过得最浑浑噩噩的一个新年,一直没有喜庆感。

新一天的光芒

与此同时,国有林场改革的工作正以排山倒海之势接踵而来,在愣头青被卷入风风火火工作的同时,暂时得以放下感时慨世的忧郁。从3月某一天被领导安排做“统计”这一极其严谨的工作开始,每天就没停过和excel打交道,没想到从一个excel的白痴,边做边学,竟然可怕的感受到自己对这项枯燥的工作有了兴趣。开始用起了大学时代偶然听说过的函数,开始了表格的制作与修改,开始摸索出一套属于自己的工作方式。啊米话参与过这次大project的各位,能力都会有质的飞跃,自己进步虽然没有那么神速,但从艰辛中得到的收获,还是能有那么一点的:至起码现在的我比十个月之前的我在处理数据的时候得心应手了许多,简而言之就是专业吧,嘻嘻。人生总要朝前看,往事留着以后想吧。

新房子

新房子收楼了,新房子装修了。从收楼开始,周末就一直没停过。近三年来从未试过连续三个月不打牌的记录,在每个周末忙于买材料运材料看材料的过程中被低调打破。代沟,我一直强调代沟就是代沟,代沟导致了装修意见不合,导致了各种断断续续的争吵,感觉周末比上班更辛苦。不过为了这个未来的公主郡,必须得尽我所能力求完美,保证每一寸角落,都符合自己的心水。未来两个月依然很忙,小伙伴们,不约的话,不要见怪,等公主郡进修大吉,我亲自接你们来玩。

玩了一下

“忙里偷闲”用在今年好不贴切,这里的工作比从化忙上了不知多少倍,旅游也只能勉强靠刚刚挤满的年假来满足了。去泰国的愿望依旧没达成,最后带着邹婴婴去了趟上海和云南。今年的狗血历程貌似没有一点点好转,连续两次去黄浦江游船都是下雨,在丽江大理更加不用说,除了回来那天,全程雨。好在逢出游必狗血的命运没有搞砸出游的心情,还记得在丽江古城难得的一天放晴,坐在山顶的酒吧里喝着下午茶,望着远处一尘不染的天空,发呆了将近一个小时。山脚下飘来《风吹麦浪》的歌声,感觉整个人都要融化在这午后醉意氤氲当中。我们说,以后我们再来这里一次吧,希望以后不要太远了。

他妈的取消晚婚假

这是本年度听说过最惹屌的消息,制定办法的人自己休了晚婚假,脑袋也随着休假,休到了屁股上,于是脑残的人就制定出脑残的办法了。争辩理论还是省口气罢,生不逢时说的就是我。没办法,计划赶不上变化,只能休少两个星期了。要问我什么时候结婚?我希望是——那天。

wish?

今年不再倒数能活到多少岁了,既然活着就好好活吧,开心舒服简单地活着,就是对生命的尊重。

还有,范加尔,请快点下课,我受够了,我狗受够了。

惊闻

惊闻曾经同一屋檐下的小伙伴用难以理解的方式回归到上帝的怀抱。正如他的朋友所说,不知道他在最后一段日子经历过什么,竟要走到这一步。十分震撼,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上天和他开这个玩笑,着实开大了。

忍不住搜刮其朋友圈QQ空间,但求从半点蛛丝马迹中知道点什么,然而除了聊聊几个凭吊的留言,根本找不到半点他生前不如意的痕迹。告知好友噩耗只感怅然无味,自己妄作猜测又觉八卦至极,静下稍顿,不禁又回忆起当年彼此在从化的点点滴滴。大家都夸他有一手好厨艺,不怕没老婆;又笑他运气好,摸麻雀每次都是自摸最多。还有那无人能模仿的笑声,远远听见即能辨认。没想到,从化一别,竟成永别。

“当你不能再拥有的时候,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逝者已矣,愿他安息。

我和GJ吃炸鸡

我们在城市某个不知名角落里吃着炸鸡,像大学一样随便聊聊然后吃着炸鸡,想说话就说多几句边吃着炸鸡,不想说话就各自沉默安静地享受炸鸡,周围围着很多捞头但我们还是自得其乐地吃着炸鸡,人手两杯杯可乐喝两个钟头可以吃两个炸鸡,说说过去聊聊近况然后又继续炸鸡,有点荒唐但别有意味地吃着炸鸡,没有专门目的只为吃个炸鸡就吃炸鸡,吃饱了撑得不行但仍然觉得今晚很奇妙因为这顿近乎无厘头的炸鸡。

这就像探讨了爽花蕾味雪糕一样感觉的炸鸡,那是多年以后仍有着爽花蕾雪糕的新奇,有着想骑车夜游就夜游一样放纵的心情,不知不觉地吃了顿炸鸡。

广雅127年校庆

年年都回去了,今年还是回去吧。还是一样没约几个人,安安静静回去走一下就滚。静鸡鸡走一下又静鸡鸡离开,无非也是几条友缅怀一下情怀吹吹水诸如此类,然后就下半场不亦乐乎。套路大致相同,往昔那种莫名其妙的兴奋没有了,取而代之则是如今云淡风轻地脚步。不紧不慢,看完就走。

操场那两脚象征性的打门,不禁还是掀起了心里的一阵涟漪。他妈的,想当年,无论春夏秋冬日晒雨淋,老子在铁打的左边路上下来回不喘气,包了后卫和边翼,说过就过,无论在YY的层面上还是现实的表现中都是如此夸张得来不失真实。现在?抬几下腿都要喘气了,不由得想起我的那位鲁尼啊、小罗啊、吉格斯啊——当然这并不是同一个档次的水平,嘻嘻,夸张比喻,要喷请轻点。

教室都上了密码锁,连地理室的位置都变了,看来那条多年未用的地理室钥匙还是进博物馆去吧。乱入一教室,看到书桌上的几包还没开的无印良品糖果,恶作剧的心理瞬间促使我马上把它开了并且吃了,不仅吃了还分给大家一起吃了,而且还随手把袋子放进某同学的书桌里面了。这种小犯罪的恶感仍然屡试不爽。没错,当年我也是这么过来的,中招的同学感谢你们不杀之恩,可是,说实话你们当年也发现不了也意想不到是我干的。

临走,无意中在长廊上看到一贴贴颇具风骨的千字文书法,这竟然成为今天印象最深刻的场面。小小的角落,小小的方格,汇聚的是艺术家如此精雕细琢的心思和专注。在广雅要学会什么?就比如像书法墙的作家吧,想做一件事,就认真做好,哪怕是付出一生的时间。

又怕死了

已是秋末,仍然感觉不到一丝凉爽的气息。今晚散步的时候,突然感觉天空格外高,月亮特别亮,空气非常清新,于是突然醒悟到秋天其实一直都在,只不过在城市好像没有空间容纳它,它只好悄悄地躲到城郊,等待黑夜把它唤醒。

和婴婴来广外散步已有一年多,随着搬迁的日子逼近,估计这里以后就会慢慢减少我们的足迹了。学校是环境变化最慢的地方,明年今日,这里的景色是否会与今夜同样?

看着操场的学生们,或跑步或唱歌或跳舞或排练节目或窃窃私语,一瞬间,岁月不饶人的感觉涌上心头。这段日子真真切切地经历过,也安安静静地一去不复返。怀念的,不仅是当年自己青春的样子,更是年青得不怕死的心态。最近,总有一天会死的思绪不时会在心中掠过。逐渐体会到,原来,人的一生,就是这样子独一无二而又殊途同归地走过来了。有个说法,如果觉得自己活不到实际年龄乘以2得到的那个岁数,那就证明你已经老了。尽管没到这个时候,但总觉得时间就像催命鬼一般在你身后默默地切断退路,无声无息而却能感觉到它的存在。我不想变老,但这一天肯定会来的。新房子正好对着一学校的大操场,如果可以,我愿意每天都到操场走几圈。置身于年轻人的活动场所中,也许是一种对抗恐惧衰老的方法。又或许,我还没参透人生,不能随遇而安地接受命运的倒数?

听而不语

很多人跟我分享了很多他们自认为失败的经历,而我更多的时候担任一个听众的角色,从不打断谈话,也不妄加评论。因为我说服不了他们,但他们也无法让我信服。

可是,如果他们愿意去听,与其去细数他们为什么失败,我更愿意谈谈我为什么成功——假如在他们眼中我是成功的话,嘿嘿。

像小孩一样回家

真的,每天就这么坐着,只会越来越没劲。要动的时候就不要吝啬体能,动了之后,反而会神清气爽。去跑步,散步,踩单车,游泳,什么都好,就是别坐着。

是这么想的,也就这么做吧。步行回家虽然不是本意,而大塞车却帮了个忙,打消了挤公交这可怜的念头,于是N年之后再次徒步回家。经过铁路,专门停下来,为一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到来的火车等候着,待其带着沉重的机车声划破远方的平静,然后箭一样飞奔而至时,就像寻宝一样狂喜,乍一眼看上去就是一个傻逼,实际上也就是傻逼才做的事,因为,路上没有一人抬头看看身边轰隆轰隆呼啸而过的火车!喂,看看火车自由奔向远方的感觉,不是很爽么?

以前走过的古巷好像也显得特别有风味,盘踞在墙上纠缠不清的树根,低调而生机勃勃爬满路边的青苔,以及老平房巷子散发出特有的霉香,令我又清醒地感觉到自己有幸还没被机械式的生活操纵得失去了好奇心,我还是独一无二地活着。感觉到这点,于是回家的路上步伐变得轻松很多。

一年

天气开始转凉,最近晚上去阳台吹吹风,或者到花园散散步,是最惬意不过的事情。静静地看着远方,或者懒洋洋地围着花园兜圈子,时间就会随之而放慢流逝的脚步。

离上一次坐在窗台上发呆,大概是什么时候?估计快一年了,很快就到回归广州工作一周年的日子。似乎还没认真地回味过去,原来就已经走出这么远的一段路。此时此刻,曾经同一屋檐下的各位小伙伴正在做什么呢?那段短暂而美好的日子,被我迫不及待地连同行李,塞进了回家的路上——即便到现在,一些在从化用过的东西还在行李箱内没拿出来呢。清爽中略带刺骨的风,和那个生活过两年的小城的秋风是如此相似,回忆起来,我得是时候重新穿起运动鞋,晚上到楼下跑步了!我想我不是懒惰,只是因为缺少一两个陪跑的小伙伴而已。对于现在的情况,其实我早有预见,毕竟生活总不能一成不变,有得必有失。而对于现在对过去的怀念,更是早已如同计划一般进行了,这甚至在我在从化的时候已经预料过,我将来必将花一段时间去回望这条路,只不过,是什么时候开始而已。

我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也适应过那里的生活。既回味过去,也享受现在。不过,有一样东西,在这里真的显得如此匮乏,而恰恰在那边,却是我最能炫耀自喜的——那时候,我拥有得不能再最多的,是时间。

我们改喝咖啡吧

此时此刻,那杯不知名的咖啡正在肠胃里翻滚,深夜喝咖啡注定是作死的。然而也正是如此,让我有足够的时间去回味今晚的聚会。

这帮死党,尽管还是没有到齐,不过离上一次有五个人在场的聚会,已经记不清是什么年代了。说球,说女。肆无忌惮地爆粗,毫无暴露的自爆,即使没有酒,也没有摧毁彼此的雅兴。时间的流逝并没有让我们越走越远,的确值得欣慰。

看看凌晨的马路,夏末的晚风卷起落叶,很久没看过这场景,刹那间,岁月痕迹又偷偷爬满心头。我为我们的友情而感到惊喜,也为我们回不到过去而感到怅然若失。在日复一日的时间线上,我看不到轮回的端倪。我想,能够带着这份友谊直到终老,其实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来的。没人能够抵挡岁月的洗刷,但愿岁月不要把美好的回忆刷走。我们的聚会,其实何须用酒来助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