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碎片整理

住上新房,结个鸠婚,开始了全新的free嗨生活,加班狗穿插其中,一年,将已。

蓦然回首,灯红酒绿的岁月早已泛黄;时光流逝,暗香浮动的心境亦渐消缓。与其说对世界妥协,不如说给自己修炼。回望过去,所谓疯狂花季,自觉不外如此,最终归于平淡,未尝不是明智。人不风流枉少年?此时看来也未必。甘于平淡,实为余之所向。“不合燕雀鸿鹄流,不计鸿毛泰山志”,看来很早之前,早已看穿自己。值得得意的是,自认每一龟步走来,都是对上一步蛰伏的回报,这种与生俱来的类Q精神,死也不能改。

努力不冒进,埋头不黄牛。此非自诩,乃存私心。大局大局,何谓大局?只有认定大局,才能落子不悔。所幸不弃追求大局,因此不惜含辛茹苦。大局何为?引用一句朋友的话吧:如果你有一个梦想,请把它好好收藏起来。没实现就嚷嚷,自己也不齿;实现之后呢?也就如此,又何足挂齿!

爱好还是要坚持的,仍然对32个棋子情有独钟,不过感觉棋艺上升的空间有限,天赋以及勤奋度告诉自己,此处即汝顶峰,突破咫尺天涯了。“大局”、“细节”、“基础”,越发觉得今天所处瓶颈,正是当年对这些词语嗤之以鼻所致,“所有的创新,离不开对传统的继承”—政治课本早已一语道破,如今看来,方明真意,大有忽尔明了,而黄叶便碎落之感耶。想更进一层楼,先补基本功吧。

大道无形,绝圣弃智,准备走火入魔嘛,下一年的自己,要更加和光同尘,更加无特点。

佛像街的秋天

尽管中午时分还是有点闷热,而只要抬头看看,天空高远而深邃,阳光透彻而静谧,不难感觉到,期盼已久的秋天,就像分别已久的老朋友,如约而至。神领处,不禁会心一笑。

佛像街,是时候要走一趟了。像探望老朋友一样,带着秋天的步伐,任凭感觉指挥脚步,流连在这弹丸之地。佛像街很随便,想来就来,要走便走。老朋友熟了,既不欢迎,也不相送。来了,逛逛便是,累了,可以找个路边的石阶歇歇,兴起,又可以躲到一丛竹林下,品味方寸之间的幽雅。路过之人,不笑不语,不闻不问,互不干扰便是最舒心的问候。

有时候,会去看看那只被囚禁在窗台上的猫,目光机警而好奇地随着你步伐移动。连续逗了它5.618分钟,它不累,我倒累了,站定投降,拍照留念作罢。道不出过中乐趣,也说不明如此幼稚行为的本因。做了就做了,来了就来了,也许这是最低档次的逍遥游,消费为零,却收获免费的欢乐。街的尽头,一排石佛淡定安详地守望,它们应该注视过不少愚蠢的自娱者,估计我能排到前三。

佛像街的午后,随着秋天的深邃而愈发宁静,巷子越走越深,心境越来越淡。坐下细想,外面再大风波,遇到再多的艰难,到了这里回望,只不过是云淡风轻的一页耳。无论将来是浪接一浪,或是现在水深火热,一瞥转角的一佛微笑,心中便有了方向。佛没给指路,也没给指点,微笑便是一切,参透便是一切。若参透了,何足道哉。

就在清澈的阳光中,小巷一隅,仿佛顿悟了有因必有果的道理,窃喜。若要参禅,何必负隅顽抗!而自以为看过太多的时过境迁,便可心情淡定坐看云卷云舒?角落的搔首弄姿佛笑了:傻逼,事情不在你身上,所以你看才是小事一桩矣。路他妈还长着呢!

旁观作可怜,只缘身在外。唯有佛像长年累月默默注视着世间的一切,才告诉我什么叫做宠辱不惊。

想想为什么开始

办公室气氛略缓,和难得的雨后一样,稍微减少了夏日的煎熬。下午的会议坚决逃之,一个人反锁在办公室里,享受一下所谓忙里偷闲的优越感。两年前的这个时候,估计正在山里打转吧?

一不留神思绪飞到了那片被烈日烤炙的山头,放眼望去除了山还是山。山林里热浪阵阵,但自由仿佛无处不在。那是两年前每天都面对的场景,如今成了越发珍贵的回忆。

其实,得到的,早已超出当年的预计。如果眼前只看到文件,好比蚂蚁在纸上爬,永远看不到纸的全景。只有离开纸面从高处俯视,眼前风景顿时豁然开朗,心旷神怡。若人有眼大如天,当见山高月更阔。

想好了,然后准备加班吧。

迁5

搬了,离开了居住了13年的碧涛湾,搬进了终于属于自己的公主郡。

买房,装修,添置,完善,前前后后用了将近两年。跑材料,跑装修,跑家私,近半年来的“挣扎”也告一段落。搬进去的一天,既是开始,又是解脱。至于惊喜?来来回回折腾了很久,早已在装修期间慢慢磨掉了,那就由它去吧,都说新屎坑三日香,所谓的惊喜,即使现在还有,在将来日复一日的岁月里,终归消耗殆尽。与其纠结这丁点感觉,倒不如实实在在滚多几下床单——我发誓要在每个角落都滚一边床单的。

新居离地铁近,上班再也不用担心不准时,唯一遗憾的是本来楼下有公交总站,乘坐公交可以直达单位,鉴于高峰期无力吐槽的交通状况,只能放弃在车上打盹的机会,去挤下那脑残设计的四节车厢地铁鸟。

晚饭后躺下小睡的习惯被各种家头细务取代了,虽然忙碌但也踏实,关键是能够自己掌握做什么何时做怎样做的决定,磨磨蹭蹭也好,效果不符合爸妈标准也罢,自己喜欢就是。

但愿每天下班的一刻,就是度假的开始。

回归

人是会念旧的,还是不习惯新主题的模板,几经周折用回了旧版本的主题。

看着熟悉的页面,不禁唏嘘一下。眨眼间,主页已迎来第五个年头。看着一个个曾经用过的banner,想起了当年屁颠屁颠搭建的乐趣,想起了那段大学实习的日子,想起了深夜在电脑前傻傻逼逼的敲键盘——就好像现在一样。

五年过去了,往事似近而远,像加了层滤镜,模模糊糊依稀辨认出轮廓,却不能一看到底。人在三维空间可以自由进退,唯独在时间维度上始终是一直往前。无论愿不愿意,前进是身不由己的。历史的长河每日以匀速前进,我们得到了一些东西,又落下了一些东西。得得失失,回想一下,其实也就如此而已。今天执着的,可能明天就会告一段落。而落下的,也并不代表就此失去,总有一些信念留下来,支撑着我们前进,这,才是我们最宝贵的东西。

例如,这里,我还没落下。它就像个老朋友,看看过去写过的事,就觉得自己一直是个神经质的傻西。有个傻西和你一起前进,心灵不至于这么孤独。

健忘

最近经常忘记事情,话到口边挤不出半个字,转个身忘记刚刚想做的事,甚至打开个文件夹竟然忘记了要找哪个文件。要是这样干脆彻底忘了到好,偏偏是记得自己是忘记了某件事的,对于强迫症的人来说,那是抓狂的节奏,这是…早衰么?

如果这是工作太忙而导致,那么惨了,不知哪里是个头。

在翻阅单位离退休人员的档案时,无意间竟发现离退休的前辈,不同程度被各种疾病缠身,相当可怕,但愿这些和他们退休之前的工作强度无关。

同事很好奇,问我为什么一天到晚都表格?笑之。

只有亲身经历过,才知道为什么一天到晚都表格。正所谓前期准备做不好,后期害你头都爆。不过,拉捏利补锅补得多,终于炼了个金杯回来了。希望最近做的准备工作,能够尽可能一步到位,才不负这健忘的代价。

健忘的代价,就是得到一张减少人工审核工作量的表格。这样来想会不会舒服点?

佛像街

在单位后面,错综复杂纵横着很多大街小巷。某日闲逛,误入一街,偶遇两尊一米多高的佛像,随意地立在某户人家门口。初看之时并不在意,随着在巷子里越走越深,竟发现佛像越来越多。站佛、卧佛、搔首弄姿佛、文人佛……大大小小,形态各异而又栩栩如生。佛像大多身体残缺,断掌、掉色不在话下,独臂、无头也是随处可见。印象最深有个特别诧人的佛像头,整个头被胶带捆得严严实实,然后就随意一立,任由其在窄窄的巷子里日晒雨淋,说其被遗弃也不过分。站在其旁,仔细观察,但见其标志性的佛祖“菩提子”头一粒一粒煞是生动。拐几个弯,还有一排婀娜多姿的女佛,双掌呈天地开合之势,面目慈祥,却被锁链拦腰捆绑。各种各样的佛像,或在小街的拐弯处,或在深巷的尽头,突兀自然地被“闲置”着。某个不起眼的角落,因为有了这些佛,也显出了一些莫名的神秘感。

最神奇是,这些莫名其妙的佛像,既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其放置的原因,又不会显得违和。“站街佛”在雨后西关的麻石小巷中,夹杂着破旧砖屋散发的特有霉味,以及从屋子里飘出来的阵阵讲古声或麻将声,竟然是出其的搭配。古怪的佛像街,破旧而不破败,默默无闻却从从容容。被瞬息万变花花世界所包围的弹丸之地,仿佛因为这些不语之佛,而显得格外淡定。方寸之地的文明,隐忍地诉说着对外界文明的不屑。

当然,这种感觉,更多的,靠的是本人的YY。

话说回来,小巷虽窄,走在这里,想象力——应该说是YY,却是异常灵敏广阔,忽然会猜测这里是否一些佛门高手的隐居之处,又或者是某些没落世家的后人隐姓埋名于此。每当想到这些,不免笑自己弱智,又为自己如此傻西的想法引以为荣。佛像街的真相,想知大概不难,然而却懒得去问也不想去问。很喜欢这种漫无目的闲逛,以及那天马行空般的想法,此时的世界就是自己的,表格汇报请示通知报告答复意见函件传真电话会议等等暂时可以先去你妈。游荡在佛像街,没有得到什么,又仿佛得到很多。此谓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不可道也。又谓独步天下,吾心自洁,无欲无求,如林中之象……要不,你也跟着我去脑残一下,佛像街见?

肯跟我去的一定是傻逼。

 

 

 

但我喜欢。

fuck jueng guy

三言两语

贫困潦倒到网站服务费都交不起的地步,邮件被通知服务器维护时间到了续费时候了。可怕的是现在只能坐等发工资,不然这惨淡经营的主页近期就会被关闭鸟。

公主郡基本竣工,再过两个月吧,就开始全新的生活了。之前的几次搬家,一直都说这不是终点。那么这一次,终于,可以给自己一个安定下来的理由了。

越觉发现,钱变得越来越重要,没钱万万不能是真理。并不是片面刻意强调个人拜金,但如果没有对金钱的追求和管理的理念,生活即将变成一坨屎。有时候想,自己能不能像卢梭一样活得这么随意?如果不行,是社会环境如此,还是自己缺乏了对生活探索的激情?

我还没找到答案,我想公主郡可以帮我找到答案吧。

2015年碎片整理

灰霾的开始

每逢天冷都容易做弱嗨,今年冬春交替之际,弱嗨的不仅仅是我,还有祖母。幸运的是自己只是小毛病,小打小闹之后很快恢复过来了;不幸的是祖母罹患急病,正月还没过完就骑鹤而去。85岁的人生竟然在一个月内草草了结,突如其来的厄运再一次道出了生命的无常。人去了,之前的唠唠叨叨,过去的“牙齿印”,瞬间也随风而去。随着最后一位留守者离去,当年十一人蜗居的60平方米房子,如今人去楼空,显得愈发冷清。不时脑中掠过当年旧屋全盛时期的情景,如今不再,而阳台外的木兰树依旧年年发芽,郁郁葱葱,颇有人面桃花之感。人生大概如此了,得得失失,终归是过眼云烟,若要修得坐看云卷云舒的境界,又谈何容易!

这个新年是过得最浑浑噩噩的一个新年,一直没有喜庆感。

新一天的光芒

与此同时,国有林场改革的工作正以排山倒海之势接踵而来,在愣头青被卷入风风火火工作的同时,暂时得以放下感时慨世的忧郁。从3月某一天被领导安排做“统计”这一极其严谨的工作开始,每天就没停过和excel打交道,没想到从一个excel的白痴,边做边学,竟然可怕的感受到自己对这项枯燥的工作有了兴趣。开始用起了大学时代偶然听说过的函数,开始了表格的制作与修改,开始摸索出一套属于自己的工作方式。啊米话参与过这次大project的各位,能力都会有质的飞跃,自己进步虽然没有那么神速,但从艰辛中得到的收获,还是能有那么一点的:至起码现在的我比十个月之前的我在处理数据的时候得心应手了许多,简而言之就是专业吧,嘻嘻。人生总要朝前看,往事留着以后想吧。

新房子

新房子收楼了,新房子装修了。从收楼开始,周末就一直没停过。近三年来从未试过连续三个月不打牌的记录,在每个周末忙于买材料运材料看材料的过程中被低调打破。代沟,我一直强调代沟就是代沟,代沟导致了装修意见不合,导致了各种断断续续的争吵,感觉周末比上班更辛苦。不过为了这个未来的公主郡,必须得尽我所能力求完美,保证每一寸角落,都符合自己的心水。未来两个月依然很忙,小伙伴们,不约的话,不要见怪,等公主郡进修大吉,我亲自接你们来玩。

玩了一下

“忙里偷闲”用在今年好不贴切,这里的工作比从化忙上了不知多少倍,旅游也只能勉强靠刚刚挤满的年假来满足了。去泰国的愿望依旧没达成,最后带着邹婴婴去了趟上海和云南。今年的狗血历程貌似没有一点点好转,连续两次去黄浦江游船都是下雨,在丽江大理更加不用说,除了回来那天,全程雨。好在逢出游必狗血的命运没有搞砸出游的心情,还记得在丽江古城难得的一天放晴,坐在山顶的酒吧里喝着下午茶,望着远处一尘不染的天空,发呆了将近一个小时。山脚下飘来《风吹麦浪》的歌声,感觉整个人都要融化在这午后醉意氤氲当中。我们说,以后我们再来这里一次吧,希望以后不要太远了。

他妈的取消晚婚假

这是本年度听说过最惹屌的消息,制定办法的人自己休了晚婚假,脑袋也随着休假,休到了屁股上,于是脑残的人就制定出脑残的办法了。争辩理论还是省口气罢,生不逢时说的就是我。没办法,计划赶不上变化,只能休少两个星期了。要问我什么时候结婚?我希望是——那天。

wish?

今年不再倒数能活到多少岁了,既然活着就好好活吧,开心舒服简单地活着,就是对生命的尊重。

还有,范加尔,请快点下课,我受够了,我狗受够了。

惊闻

惊闻曾经同一屋檐下的小伙伴用难以理解的方式回归到上帝的怀抱。正如他的朋友所说,不知道他在最后一段日子经历过什么,竟要走到这一步。十分震撼,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上天和他开这个玩笑,着实开大了。

忍不住搜刮其朋友圈QQ空间,但求从半点蛛丝马迹中知道点什么,然而除了聊聊几个凭吊的留言,根本找不到半点他生前不如意的痕迹。告知好友噩耗只感怅然无味,自己妄作猜测又觉八卦至极,静下稍顿,不禁又回忆起当年彼此在从化的点点滴滴。大家都夸他有一手好厨艺,不怕没老婆;又笑他运气好,摸麻雀每次都是自摸最多。还有那无人能模仿的笑声,远远听见即能辨认。没想到,从化一别,竟成永别。

“当你不能再拥有的时候,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逝者已矣,愿他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