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终

妻祖母病笃,父召众亲赴乡探别。奄不能语,萎不下咽矣。继而设宴,痛吃畅饮,喧哗嬉笑,无悲之状。甚异之,答曰:“生死命也。既无复留,何不欢送?”复饮。祖母本无神,感其气氛,醒复笑,啖粥焉。亲团之闲聊,至其眠而去。
又五日,骑鹤。举丧,始恸之。

网易博客,一路走好

连网易博客都要关闭了。
这意味着,我将失去一大波偷窥对象。
这是潮流的趋势,也是历史发展的选择。说老实话,网易博客能坚持到今天才关闭,已算业界良心。
缅怀?情怀?还是少点作吧,要不是看到即将关闭的新闻,你丫的一年到晚能有几回去看blog?自以为唏嘘一番,总少不免借题发挥之嫌。
可以说,我们无法阻止信息碎片化时代海量信息对大脑记忆保存量的冲击,但我们无法否定朋友圈、抖音、INS这种简单快捷的分享方式。事实上,或多或少,自觉不自觉,我们也深陷其中,而且将会继续持续下去。廉价高效地分享喜怒哀乐,何乐而不为呢。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既然有更好的代替品,又何必焦头烂额搜索枯肠来码一大串文字?
至于说,随着博客时代的离去,人们想法无法沉淀,思想过于浮躁?我看未免是严肃过头。难道你以为在blog上像我一样乱发up疯,就是思想的沉淀?大多数都是自己长篇幅的无病呻吟好吧。只不过,现在有一种更加简单直接的抒情手段,又能得到大家快速认同,大家就没那么大必要去长篇大论鸟。
所以,对于网易关停博客,我还是接受的,尽管不接受也得接受,但至于是否乐此不疲地投入到新的自媒体方式中,那得看我心情。
网易博客,再见咯,一路走好,该记住的,我还是会记住。

佛像街之盛夏

饷午佛巷,鱼龙沸市。商贩喊呐,车马奔走,油烟厨食,杂然混之。
有石佛遗市,茕然而安。身污心净,任世唾弃。遗污不乱其心,浑沌不易其志。
噫!和光同尘,挫锐解纷。弃佛修于巷,何异圣僧悟于雪隐?斯地,佛道同修之境也。闲游此巷者,怀大悟耶?

穷逼就是穷逼

当物欲无法抑制的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向其屈服,不然的话,灵魂要生病。
今年的物欲太大,剁手十分严重,而且貌似仍要一发不可收拾。
可怜!房契税还没交呢,分期iPhoneX还没付清呢,泰国游还没回血呢,刚剁了套人体工学键鼠还没玩过瘾呢…
归根到底就是穷逼。

与此同时,之前说过的低碳,极简,清心寡欲的懒高清又不时隐隐提醒,作为一枚雅士,更应该物尽其用,才能获得身心的灵净。
我告诉你,那就是扯蛋。
归根到底还是穷逼。

又想起了一篇关于终南山“隐士”的报道,那些所谓志存高远又不肯身体力行的年轻人,以为自己躲进深山,自然而然就能吸天地之灵气,取日月之精华,羽化而登仙。
最后,田不耕,地不种,连吃饭的问题都解决不了,无论修仙。
那是穷逼们一场别开生面的自我陶醉,佩服。

笑他?想必也同时成功确认一件事了:自己是一个凡夫俗子。
对,所以你还是多赚点钱的同时好好理财吧。穷限制了你的出游力,购买力,想象力。
然后,想买的,要继续,不能停。这样会很大压力,但也十分痛快,起码比便秘式的观望要舒服。
“你以为我上班就为了那几个臭钱?那就对了。”

2017年碎片整理

收获的
三次忙里偷闲的旅行。赏赏北京的早春,泡泡滇池的夏日,尝尝重庆的火锅,还真他妈挺舒坦。活着,能对自己好一点就好一点吧。有机会再去回味一下骑摩拜在北京大马路上狂奔的爽快!
一次正儿八经的比赛。下象棋多年,有幸参加一次正式的比赛,难得还有专业棋手参赛。遗憾是水平不够,没有得到请教一二的机会。闲暇间与一业余高手交流心得,方晓得怎样才叫“学下棋”,别以为棋龄大,下得多,就能成为高手,这只是千千万万象棋爱好者之间的普通一名耳!自以为水平已到顶峰,其实只是基本功不扎实的结果。学下棋,是要下苦工的,不仅用心学,还得系统学,坚持学。谈天赋?现在还没到谈天赋的时候,还不配哩!想较真?先把基本功学好再说吧——敢说你能熟练掌握基本残局定式吗?真心为过去的纠结而释怀,小童生一枚,想进步还得加把劲耶。
七天受益匪浅的培训。真切感受到什么叫读万卷书行千里路,听各路大神畅谈工作经验,实在能为以后的工作中打开思路。自己总结的经验是:参加一次会议,不必全部兼收并蓄,抓住受启发的一点加以运用,也能达到理想的效果。
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年中,终于换了办公室,结束了两年“面壁”的工作生涯。环境好了心态也好,心态好了目标自然明确,目标明确了思路更为广阔,思路广阔了工作更有效率。所以说,环境真的很重要,别过度依赖主观能动性,与其说“能力强到哪工作也一样”这样类似的反人类鸡汤狡辩,我更喜欢“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实在。今年,明显感觉到工作能力有了螺旋上升的进步。

丢失了
读书的习惯。买了一摞书,哪怕翻两页,也始终静不下来,这也是心态浮躁的表现,有时候,真应该静静,不是想就行的。
运动的习惯。这他妈的已经无力吐槽自己,懒嗨就是懒嗨,乜七都唔使讲。
早睡的习惯。这似乎一直都没有成为习惯,只是变本加厉地变晚,这样下去迟早出事。新年之前必须改变。
聚会的次数。这里的“聚会”,不是拘泥于“毕业N年同学会”那种略带尴尬的茶话会,而是几条臭味相投的傻嗨出来侃大海开下船摸下雀的活动,怎么说呢,小伙伴们也陆续成家,生活轨迹各自精彩也是常理,包括自己也一样,不得强求,随缘吧。随缘挺好,不强行打扰对方生活的同时又能自得其乐,符合雅士精神。

计划?
补回丢失,坚持收获。该干嘛干嘛,要干嘛干嘛,想干嘛干嘛。这样就好,这样很好。

死过翻生

以为被黑的主页就此一去不回,所幸还是有惊无险。
世事无常,个人主页毕竟不像大型门户网站,安全系数不高是意料中事,总之我已准备好,某日,它将再次与我不辞而别。
不去备份了,一个字就是懒,姑且用句话冠冕堂皇地掩饰自己的懒惰吧:我们都会死的。人都死了,还讨论留与不留,似乎再没必要。
当然,名人自有后人为其修书立传,这又另当别论,但既然不是名人,自然也省去这些麻烦。
抱着侥幸的心理,就让这里顺其自然吧。
想起当年,受身边的同事朋友影响,屁颠屁颠也学人建了个主页,时断时续经营下,半死不活地撑到现在,姑且作为人生的一段旅程见证。如今,朋友们的主页,撤的撤,搬的搬,废弃的废弃,博客时代,也算告一段落矣。是太忙了无暇经营;还是碎片化的信息时代,留给反思写博客的时间越来越少;还是他们的思想深度已经进入到另一境界,换了其他方式来记录自己的所见所闻;还是自己跟不上时代的步伐,至今还用着这过时的方式来自娱自乐?
也许说的都是,也许说的都不是。anyway,最关键的是:偷窥别人的方式又少了一种,对于我这种八卦得来又不喜欢明目张胆的人来说,是一个遗憾。很多人此生应该不会再见面,以前还觉得有个地方能默默关注,也算一种慰藉。然而,终究,这种方式,已不管用矣,闷骚八卦仔,得了吧你。
都死过翻生了,与其八卦别人,还不如多点回味下过去,无论过去好与不好,现在看来都是好的。

准备离开面壁多年的办公位置是在是太爽了

坐了两年半的办公室终于要搬了,即将就要离开”面壁”多年的位置,有点小兴奋。

收到通知那天,捷足先登,赶紧去选了个宝座——既能够对着窗户,也不影响开小差。窗户对我来说实在太重要,我保证绝对是里程碑式的节点。至于开小差?那就允许每天能有那么半小时,可以自由自在发下呆而不用担心被发现吧。于我而言,一天八小时工作时间,能有六小时完全投入,有三小时能有所产出,已经算十分了不起(已严重违反二八定律)!或许其他同事工作效率会更高,也肯定大有人在,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对自己坦白,自知,才不至于盲目制定不适合自己的工作计划。我认为发两分钟白日梦,等神经轻松下来,反而更加有效率。虽然这番心得若堂而皇之宣之于众,难免被批到体无完肤,然而从读小学到工作一直如此,当然要拥护自己的经验,不能因为迎合众人的经验而改变自己的节奏。想当年,就是这种复习节奏,一举让我的数学高考成绩跃居自己高中学历最高分的记录,至今仍被我津津乐道哩!单凭这一点,足以决定要坚信自己的计划。赞同者会说这是另辟蹊径,反对者会说这是我行我素,anyway,我只遵从内心,当然,也对后果负责。

吸甲醛是意料中事,刚装修好的办公室,大热天时没污染那是扯蛋。即便如此,对于搬位置的决定还是绝对支持的。一是服从大局安排是职业操守的需要,二是能离领导办公室远点,工作环境与氛围相对轻松,更加能够提高工作效率,何乐而不为?不知其他人感觉如何,据我经验,领导出差,或者我出差,就是办公投入最爽的时候,效率高出一百倍。这有可能是病态心理,随它吧,结果导向,能完成任务才是王道,这也是为什么我出差的时候加班到深夜都没有倦意的原因。

估计领导看到以上言论,想把我炒了的心也有,这分明就是黑理论。

好庆幸,工作至今,如履薄冰,没有被炒,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想一下子得到太多,结果就是什么也得不到。
不断琢磨着的一段话,突然就有了端倪。
“你喜欢这个,是吗?你喜欢玩所有的小动物填充玩具,你喜欢妈妈,爸爸和粘粘的果酱。你什么都知道,是吗?你知道吗?你会长大,现在你喜欢的东西可能会变得不再那么特别,你知道吗?就像盒子中的小丑,宝宝,你会发现,它只是一个铁皮罐和一个人偶,无论如何,你通过这些真正得到的东西是你真正的爱,也许当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只会留下一到两件东西,对我来说却只有一件。”
战争是毒品,欲望也是毒品。能放下的,不要勉强。

道隐无名

一、装傻的时候不要说自己装傻,说出来就比傻子更傻。
二、锋芒毕露即自取灭亡。
三、多向龟学习,随己之步伐,悠然自得,故长寿。
四、理想可以有,未实践之前,不轻易道出。
五、懂的人,不说也懂;不懂的人,说也不懂,不如不说。
六、永远保持潜力,永远被低估,永远有进步。
七、远离恶心的最好方法就是保持远离恶心的警醒。
八、不要报复,真正的仇恨或许你永远都看不到。
九、没必要去解释。
十、道隐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