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像街之盛夏

饷午佛巷,鱼龙沸市。商贩喊呐,车马奔走,油烟厨食,杂然混之。
有石佛遗市,茕然而安。身污心净,任世唾弃。遗污不乱其心,浑沌不易其志。
噫!和光同尘,挫锐解纷。弃佛修于巷,何异圣僧悟于雪隐?斯地,佛道同修之境也。闲游此巷者,怀大悟耶?

穷逼就是穷逼

当物欲无法抑制的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向其屈服,不然的话,灵魂要生病。
今年的物欲太大,剁手十分严重,而且貌似仍要一发不可收拾。
可怜!房契税还没交呢,分期iPhoneX还没付清呢,泰国游还没回血呢,刚剁了套人体工学键鼠还没玩过瘾呢…
归根到底就是穷逼。

与此同时,之前说过的低碳,极简,清心寡欲的懒高清又不时隐隐提醒,作为一枚雅士,更应该物尽其用,才能获得身心的灵净。
我告诉你,那就是扯蛋。
归根到底还是穷逼。

又想起了一篇关于终南山“隐士”的报道,那些所谓志存高远又不肯身体力行的年轻人,以为自己躲进深山,自然而然就能吸天地之灵气,取日月之精华,羽化而登仙。
最后,田不耕,地不种,颓然而废之。
那是穷逼们一场别开生面的自我陶醉,佩服。

笑他?想必也同时成功确认一件事了:自己是一个凡夫俗子。
对,所以你还是多赚点钱的同时好好理财吧。穷限制了你的出游力,购买力,想象力。
然后,想买的,要继续,不能停。这样会很大压力,但也十分痛快,起码比便秘式的观望要舒服。
“你以为我上班就为了那几个臭钱?那就对了。”

2017年碎片整理

收获的
三次忙里偷闲的旅行。赏赏北京的早春,泡泡滇池的夏日,尝尝重庆的火锅,还真他妈挺舒坦。活着,能对自己好一点就好一点吧。有机会再去回味一下骑摩拜在北京大马路上狂奔的爽快!
一次正儿八经的比赛。下象棋多年,有幸参加一次正式的比赛,难得还有专业棋手参赛。遗憾是水平不够,没有得到请教一二的机会。闲暇间与一业余高手交流心得,方晓得怎样才叫“学下棋”,别以为棋龄大,下得多,就能成为高手,这只是千千万万象棋爱好者之间的普通一名耳!自以为水平已到顶峰,其实只是基本功不扎实的结果。学下棋,是要下苦工的,不仅用心学,还得系统学,坚持学。谈天赋?现在还没到谈天赋的时候,还不配哩!想较真?先把基本功学好再说吧——敢说你能熟练掌握基本残局定式吗?真心为过去的纠结而释怀,小童生一枚,想进步还得加把劲耶。
七天受益匪浅的培训。真切感受到什么叫读万卷书行千里路,听各路大神畅谈工作经验,实在能为以后的工作中打开思路。自己总结的经验是:参加一次会议,不必全部兼收并蓄,抓住受启发的一点加以运用,也能达到理想的效果。
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年中,终于换了办公室,结束了两年“面壁”的工作生涯。环境好了心态也好,心态好了目标自然明确,目标明确了思路更为广阔,思路广阔了工作更有效率。所以说,环境真的很重要,别过度依赖主观能动性,与其说“能力强到哪工作也一样”这样类似的反人类鸡汤狡辩,我更喜欢“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实在。今年,明显感觉到工作能力有了螺旋上升的进步。

丢失了
读书的习惯。买了一摞书,哪怕翻两页,也始终静不下来,这也是心态浮躁的表现,有时候,真应该静静,不是想就行的。
运动的习惯。这他妈的已经无力吐槽自己,懒嗨就是懒嗨,乜七都唔使讲。
早睡的习惯。这似乎一直都没有成为习惯,只是变本加厉地变晚,这样下去迟早出事。新年之前必须改变。
聚会的次数。这里的“聚会”,不是拘泥于“毕业N年同学会”那种略带尴尬的茶话会,而是几条臭味相投的傻嗨出来侃大海开下船摸下雀的活动,怎么说呢,小伙伴们也陆续成家,生活轨迹各自精彩也是常理,包括自己也一样,不得强求,随缘吧。随缘挺好,不强行打扰对方生活的同时又能自得其乐,符合雅士精神。

计划?
补回丢失,坚持收获。该干嘛干嘛,要干嘛干嘛,想干嘛干嘛。这样就好,这样很好。

死过翻生

以为被黑的主页就此一去不回,所幸还是有惊无险。
世事无常,个人主页毕竟不像大型门户网站,安全系数不高是意料中事,总之我已准备好,某日,它将再次与我不辞而别。
不去备份了,一个字就是懒,姑且用句话冠冕堂皇地掩饰自己的懒惰吧:我们都会死的。人都死了,还讨论留与不留,似乎再没必要。
当然,名人自有后人为其修书立传,这又另当别论,但既然不是名人,自然也省去这些麻烦。
抱着侥幸的心理,就让这里顺其自然吧。
想起当年,受身边的同事朋友影响,屁颠屁颠也学人建了个主页,时断时续经营下,半死不活地撑到现在,姑且作为人生的一段旅程见证。如今,朋友们的主页,撤的撤,搬的搬,废弃的废弃,博客时代,也算告一段落矣。是太忙了无暇经营;还是碎片化的信息时代,留给反思写博客的时间越来越少;还是他们的思想深度已经进入到另一境界,换了其他方式来记录自己的所见所闻;还是自己跟不上时代的步伐,至今还用着这过时的方式来自娱自乐?
也许说的都是,也许说的都不是。anyway,最关键的是:偷窥别人的方式又少了一种,对于我这种八卦得来又不喜欢明目张胆的人来说,是一个遗憾。很多人此生应该不会再见面,以前还觉得有个地方能默默关注,也算一种慰藉。然而,终究,这种方式,已不管用矣,闷骚八卦仔,得了吧你。
都死过翻生了,与其八卦别人,还不如多点回味下过去,无论过去好与不好,现在看来都是好的。

准备离开面壁多年的办公位置是在是太爽了

坐了两年半的办公室终于要搬了,即将就要离开”面壁”多年的位置,有点小兴奋。

收到通知那天,捷足先登,赶紧去选了个宝座——既能够对着窗户,也不影响开小差。窗户对我来说实在太重要,我保证绝对是里程碑式的节点。至于开小差?那就允许每天能有那么半小时,可以自由自在发下呆而不用担心被发现吧。于我而言,一天八小时工作时间,能有六小时完全投入,有三小时能有所产出,已经算十分了不起(已严重违反二八定律)!或许其他同事工作效率会更高,也肯定大有人在,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对自己坦白,自知,才不至于盲目制定不适合自己的工作计划。我认为发两分钟白日梦,等神经轻松下来,反而更加有效率。虽然这番心得若堂而皇之宣之于众,难免被批到体无完肤,然而从读小学到工作一直如此,当然要拥护自己的经验,不能因为迎合众人的经验而改变自己的节奏。想当年,就是这种复习节奏,一举让我的数学高考成绩跃居自己高中学历最高分的记录,至今仍被我津津乐道哩!单凭这一点,足以决定要坚信自己的计划。赞同者会说这是另辟蹊径,反对者会说这是我行我素,anyway,我只遵从内心,当然,也对后果负责。

吸甲醛是意料中事,刚装修好的办公室,大热天时没污染那是扯蛋。即便如此,对于搬位置的决定还是绝对支持的。一是服从大局安排是职业操守的需要,二是能离领导办公室远点,工作环境与氛围相对轻松,更加能够提高工作效率,何乐而不为?不知其他人感觉如何,据我经验,领导出差,或者我出差,就是办公投入最爽的时候,效率高出一百倍。这有可能是病态心理,随它吧,结果导向,能完成任务才是王道,这也是为什么我出差的时候加班到深夜都没有倦意的原因。

估计领导看到以上言论,想把我炒了的心也有,这分明就是黑理论。

好庆幸,工作至今,如履薄冰,没有被炒,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想一下子得到太多,结果就是什么也得不到。
不断琢磨着的一段话,突然就有了端倪。
“你喜欢这个,是吗?你喜欢玩所有的小动物填充玩具,你喜欢妈妈,爸爸和粘粘的果酱。你什么都知道,是吗?你知道吗?你会长大,现在你喜欢的东西可能会变得不再那么特别,你知道吗?就像盒子中的小丑,宝宝,你会发现,它只是一个铁皮罐和一个人偶,无论如何,你通过这些真正得到的东西是你真正的爱,也许当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只会留下一到两件东西,对我来说却只有一件。”
战争是毒品,欲望也是毒品。能放下的,不要勉强。

道隐无名

一、装傻的时候不要说自己装傻,说出来就比傻子更傻。
二、锋芒毕露即自取灭亡。
三、多向龟学习,随己之步伐,悠然自得,故长寿。
四、理想可以有,未实践之前,不轻易道出。
五、懂的人,不说也懂;不懂的人,说也不懂,不如不说。
六、永远保持潜力,永远被低估,永远有进步。
七、远离恶心的最好方法就是保持远离恶心的警醒。
八、不要报复,真正的仇恨或许你永远都看不到。
九、没必要去解释。
十、道隐无名。

2016年碎片整理

住上新房,结个鸠婚,开始了全新的free嗨生活,加班狗穿插其中,一年,将已。

蓦然回首,灯红酒绿的岁月早已泛黄;时光流逝,暗香浮动的心境亦渐消缓。与其说对世界妥协,不如说给自己修炼。回望过去,所谓疯狂花季,自觉不外如此,最终归于平淡,未尝不是明智。人不风流枉少年?此时看来也未必。甘于平淡,实为余之所向。“不合燕雀鸿鹄流,不计鸿毛泰山志”,看来很早之前,早已看穿自己。值得得意的是,自认每一龟步走来,都是对上一步蛰伏的回报,这种与生俱来的类Q精神,死也不能改。

努力不冒进,埋头不黄牛。此非自诩,乃存私心。大局大局,何谓大局?只有认定大局,才能落子不悔。所幸不弃追求大局,因此不惜含辛茹苦。大局何为?引用一句朋友的话吧:如果你有一个梦想,请把它好好收藏起来。没实现就嚷嚷,自己也不齿;实现之后呢?也就如此,又何足挂齿!

爱好还是要坚持的,仍然对32个棋子情有独钟,不过感觉棋艺上升的空间有限,天赋以及勤奋度告诉自己,此处即汝顶峰,突破咫尺天涯了。“大局”、“细节”、“基础”,越发觉得今天所处瓶颈,正是当年对这些词语嗤之以鼻所致,“所有的创新,离不开对传统的继承”—政治课本早已一语道破,如今看来,方明真意,大有忽尔明了,而黄叶便碎落之感耶。想更进一层楼,先补基本功吧。

大道无形,绝圣弃智,准备走火入魔嘛,下一年的自己,要更加和光同尘,更加无特点。

佛像街的秋天

尽管中午时分还是有点闷热,而只要抬头看看,天空高远而深邃,阳光透彻而静谧,不难感觉到,期盼已久的秋天,就像分别已久的老朋友,如约而至。神领处,不禁会心一笑。

佛像街,是时候要走一趟了。像探望老朋友一样,带着秋天的步伐,任凭感觉指挥脚步,流连在这弹丸之地。佛像街很随便,想来就来,要走便走。老朋友熟了,既不欢迎,也不相送。来了,逛逛便是,累了,可以找个路边的石阶歇歇,兴起,又可以躲到一丛竹林下,品味方寸之间的幽雅。路过之人,不笑不语,不闻不问,互不干扰便是最舒心的问候。

有时候,会去看看那只被囚禁在窗台上的猫,目光机警而好奇地随着你步伐移动。连续逗了它5.618分钟,它不累,我倒累了,站定投降,拍照留念作罢。道不出过中乐趣,也说不明如此幼稚行为的本因。做了就做了,来了就来了,也许这是最低档次的逍遥游,消费为零,却收获免费的欢乐。街的尽头,一排石佛淡定安详地守望,它们应该注视过不少愚蠢的自娱者,估计我能排到前三。

佛像街的午后,随着秋天的深邃而愈发宁静,巷子越走越深,心境越来越淡。坐下细想,外面再大风波,遇到再多的艰难,到了这里回望,只不过是云淡风轻的一页耳。无论将来是浪接一浪,或是现在水深火热,一瞥转角的一佛微笑,心中便有了方向。佛没给指路,也没给指点,微笑便是一切,参透便是一切。若参透了,何足道哉。

就在清澈的阳光中,小巷一隅,仿佛顿悟了有因必有果的道理,窃喜。若要参禅,何必负隅顽抗!而自以为看过太多的时过境迁,便可心情淡定坐看云卷云舒?角落的搔首弄姿佛笑了:傻逼,事情不在你身上,所以你看才是小事一桩矣。路他妈还长着呢!

旁观作可怜,只缘身在外。唯有佛像长年累月默默注视着世间的一切,才告诉我什么叫做宠辱不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