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于爱而做的小事

爱,可以从一种方式转换到另一种方式,由最初的干柴烈火,到后来的细水长流;由最初的碰碰撞撞打打闹闹,到后来的心灵相通相视一笑。因为有了爱的存在,才足以维系对未来的憧憬及动力。因为有了爱的存在,才足以保持那份坐看云卷云舒的从容与淡定。

当爱到了稳定的阶段,惰性也有可能随之而生,开始可能并未发现,一旦发现才知道事情远不止那么简单。与其将责任推卸给对方,到不如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人可以用客观的眼光去看待身边的人,却往往不能用客观的眼光去看待自己。

“出于爱而做的小事”,多么意味深长的一句话。如果是深爱,又何来惰性?当做一件事有了这种感觉的时候,你就不会再迷茫彷徨,你就是最幸福的人——你已经远离了惰性。

数据狗说

今天再迟也是早,明天再早也是迟。

数据狗面对同一表格却有五花八门的填报情况,兼且在时间紧急迫在眉睫的情况下,用这句话安慰自己无疑是最合适了。除了要细心校对耐心解答用心修改,还得积累经验避免类似问题再次发生。对于表格,给填写者填写的选择越少越好,这意味着之前要想到的可能性得越多越好,包括可能出现的特殊情况,同一且明确的口径,详尽的填写说明以及规范得硬邦邦冷冰冰的格式及公式。表格设计越规范,格式限定越严格,公式设定越合理,后期的处理就越轻松,反之,捡苏州屎的功夫只会拖慢进度并且拖垮你。

大局观,我常说大局观是很重要,包括表格设计的全过程。把所有有可能出现的问题及处理方法考虑进去,一次性把表头做好,调用数据才不会手忙脚乱。这既涉及技术上的操作,更涉及表格构建的意图是否能够清晰表达。所以说顶层设计者是人类智慧的体现。出现各种情况的填报,先不要把问题推向填报者,百分之九十的“特殊情况”,都是制表者没有高瞻远瞩,做好充分的考虑和准备所致。

我与象棋8

没有关注无情门很久了,现在打开中游,第一时间就是下两盘再说,然后就是周围游荡去看棋。除了名字前缀加上“无情门”三个字,才能提醒自己是社团的一份子。偶尔看到论坛讨论关于社团没落的话题,也是一瞥便罢,连留言也省了。这个加入了第十年的象棋社团,随着日子的推移,正在以不可逆转的趋势淡出生活,有点唏嘘但也无奈。我相信这不是一个两个玩家的感觉,更不是一个两个社团面临的困境,也许,网络社团的使命就此完成?

作为一个想在工作之余享受放松的玩家,至少于我而言,探讨这个问题就显得毫无必要。我想要的只是下棋,加入社团也是想提高棋艺,既然社团现在满足不了我的需求,淡出就淡出吧。这样的做法,要是套上“责任”和“道德”的束缚,就离“无情”不远了——当初你丫的不是屁颠屁颠组织比赛,深夜聊天忙个不亦乐乎的么?时过境迁,一转眼快要变成了社团的“叛徒”?

说“叛徒”可能严重了点,说不称职的社员就恰如其分了,好在前几年已经申请退出管理层,不然心里会更加折腾。现在倒好,来去自如,玩两盘,看两盘,遇到熟人就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很快就觉得心安理得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用最纯粹的态度坚持着信念,就是对自己的致敬。

大道至简

下半年开始了,生活依然平静而有序地进行。

现在发现规律嗨也有规律嗨的好处,在某程度上可以自己支配时间做什么事怎样做做成怎样,效果未必明显但至少执行起来很舒服,不用样样都腾鸡,这种感觉挺不错。工作如此,生活也如此。

近期终于暂时摆脱加班的苦逼困境,并且有时间去收拾之前一些苏州屎,难得有喘息的机会,该整理一下思路,精简过程,摒弃复杂操作,这样上路的话会从容不少的。

三个词:淡定,自信,顾大局。

把复杂的骚紫樱花背景撤掉了,不做多余装饰,大道至简。

多说一句,尼玛的霖,好地地搞乜鸠抑郁症呢?

深爱着你

天渐黑了,江边的大榕树下,一位婆婆安静地坐着,若有所思地听着歌。

“时日如飞,今天在我心里,是充满不褪的记忆”,婆婆身旁,除了收音机再没有其他人,暮色掩盖了她的面孔,只隐约觉得她出神地想着些什么。“时日如飞,我似呆在这地,任一天天过去,任一生飘过去,任一切飘去再没法追”。婆婆一动不动地听完这首歌,身旁早已走过一批批过客。

我静静地看着她发呆的样子,又看看眼前在荡秋千的婴婴,再望向更远的江水,江水正缓缓地流淌,流向远方。

这是几个月之前,傍晚散步的一个场景,有朝一日,这个场景将连同我的记忆,一同老去。

看着这个场景,我想起了外婆,想起了外婆在黎明前听歌怀念着外公的样子:也是在暗黑的夜里,也是安静的时分。我想到了生命中遇见的每一个人,包括自己,都要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离去。我想到了有朝一日,我的生命,是充满不退的记忆,到了那时,就是我离开世界的时候。

“心中想你,如今想你,怀念昨天的一切。怀念着你,怀念着你,流着泪自觉得深爱着你”。人之惧死,只因人曾活过,回忆之珍贵,只因回忆是唯一的。

friendship

很难得地能与一班傻西聚会,又傻傻兮兮地自high了一晚。年纪大了,熬下夜就累得要命。不过能与好友促膝相谈到凌晨,此等过瘾的事往后只会越来越少,干脆点“wusuowei”又何妨呢?

每次唱K,都是淡定地坐在角落,看着一帮人五音不全地鬼哭狼嚎,这次也禁不住吓了一跳。各种从没听过的神曲本来已经恶趣味,经过各位口中演绎,更加是发聋振聩耳目一新。在朋友面前,大家都不吝惜摘掉自己看上去稍微正常点的面具,随便唱随便拍,更不知节操为何物。这种感觉,真好。

想起饭毕走进校园闲逛时,各位叽叽呱呱说回些古灵精怪的话题,贝爷当即揶揄我们,“毕业三年了,没一个像个在外面混的人,全都他妈的学生屌样子”,真他妈的中肯。在何时交的朋友,彼此的心就应该永远属于那个时代。热血沸腾的日子渐行渐远,彼此相聚的时候,正是对往日挥洒青春的致敬。没有计较,没有保留,兴致勃勃和你聊一些严肃话题之外的东西,那班家伙就是你的好友。

番薯结婚了

番薯结婚了,碍于工作繁忙,没赶得上参加婚礼,也没赶得上借此机会与众雅士狂欢一番,实在遗憾。

又一个朋友交卷了,当年同一屋檐下的兄弟,转眼间就成为了丈夫,而且还准备做父亲呢。当年在大学唧唧呱呱毫无束缚的小伙子,一眨眼就到了将为人父的阶段,岁月又得意地悄悄地改变着一切。“从此被困”说得是夸张了点,但有了自己的家庭,往日说走就走要玩就玩的生活,也就到此划上休止符啦——祝你好运哦番薯。

看着朋友圈分享婚礼现场的照片,既是开心,又是唏嘘。弹指间,毕业三年,很明显地感受到,自己身上的那种属于学生时代的朝气和灵性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便是所谓的老练和沉稳?朋友间的情谊当然还有,然而,要聊起学生时代的各种怪趣味话题,恐怕已没那么得心应手了——大家讨论的,三句不离,很快就是工作,结婚,孩子,社保……这是时代赋予各位不可避免的话题,尽管,很正常,尽管,很自然而然,然而,心底深处,还是掠过那么一丝感慨,这毕竟是我们一路走来的足迹啊,说没,就没了。幸好我还有回忆,每当想起,就会莞尔。

人生的轨迹不能回头,只有亲身经历过,才懂得珍惜。所以,千万不能怪我们小的时候听不明白这句话,也完全不必担心我们长大后不懂这句话。我想,番薯,这个傻西,此时此刻,体会会比我更加深刻!番薯,恭喜你哦,新婚快乐!

继续忙

理论上这里应该是一个上下班规律的单位,实际上最近两个月当中,加班的时间加起来快有一个星期鸟。现在坐在电脑面前,周身乏力,抵挡不住困顿的包围。在过去的36小时里,胡乱的小寐了2个小时,醒来之后,感觉自己老了五岁。

这该死的加班,索然无味。

加班是接受的,不能接受的是加班做的未必是有用功,做出的成果,心仍然是不踏实的,这种感觉很糟糕。恕我马后炮,要是由我来统筹,我就不会采取这样的办法,当然这都是痴人说梦话。

写篇垃圾扔在这里,下去透透风罢,已经两天没下过楼了。泡杯咖啡,坐等下班,周末来了,选择性离开广州,嘘。

上城湾畔

想起了上城湾畔的生活。

那一年,在从化的漂泊刚站稳了脚跟,欢天喜地地迁居,一住就是一年,当年就是四月搬进去的。还记得入住的第一晚,一个人早早躺下,楼下的蟋蟀牛蛙唧唧呱呱的欢唱,此起彼伏,好不热闹。听着听着,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第二天醒来觉得神清气爽,真痛快的一觉!

单车随后进入了生活,骑着迷你单车,迎着朝阳,吹着晨风,沿着河堤,慢慢踩着上班去。下班后,看着夕阳下远处的风云岭,又一次沿着河堤,慢悠悠地骑回家。就这样静悄悄的生活,波澜不惊,但也自由,自在。

看书,下棋,听音乐。每天晚上,慢悠悠地磨磨蹭蹭,直到深夜才懒洋洋地躺下,一个人睡一米八的床,回忆起来也羡慕不已。下雨的夜晚最适合看书的了,听着滴答的雨声,不时看着窗外风雨交加,而自己正半躺在柔软的沙发上,一页一页地翻着书,神仙也不过如此。

小伙伴逐渐多起来,于是有了麻将脚和跑步的伴,活动的地方也扩大了。附近一片绿油油的荔枝林就是好去处,常与钟姑娘沿着树林跑步,边跑边请教她如何沟女,貌似也有一些收获,心情顿时愉快。

没忘记荔枝林对岸的文峰塔,晚上发着金光,散发着神秘的气息。元旦那天,大伙借着爬山的兴致,顺便一探究竟,还在上面许下愿望,那张许愿的纸条,不知现在何处?

周边的食肆早已尝遍,烤鱼档和烧鸭店最是记忆犹新。城建学院旁的那家小饭店也是经常光顾的地方,味道一般,胜在够方便,偷懒不想煮的时候就是最好的去处。一边吃着一边八卦,爽了。

蔡澜说,遇到的人,才值得令你想起一个地方。在上城湾畔遇到的人,都已成为了朋友,番薯带着一帮重口味的家伙打火锅打扑克,约上春梦杨同菜小酌几杯畅谈到天明,扮下高雅和华富下围棋,不时叫上好友过来hea一两日,谈天说地,妙极。

值得一提的是那段河堤,一到晚上,两岸五光十色,倒映在水中,安静而绚丽,回家的路上有了这般风景,加班的心情也不会很差。冒雨顶风走河堤也试过,淋下雨,人也舒畅得多。偶尔疏狂一下,不枉此生。

当年的自己,曾经迷茫过,焦虑过,住在豪宅,也禁不住彷徨。如今回望,看到那条不知不觉拨开迷雾的路,回忆起来,又变成美妙的时光。与豪宅缘分至此,亦足够怀念一生了。

瞎忙

近排的工作感觉就是瞎忙,本来想在此批判些什么,回头想想,还是打住。事情往往不是表面这么简单,也许到自己做到了那个位置,才发现很多事情都是迫不得已——这世界迫不得已的事情有很多。但话说回来,若是到我做到了那个位置,我会更在意大家所在乎的最基本东西:不就是为了份粮!做少固然抵死,做多也未必有奖。工作是单位的,身体是自己的,为了工作而折磨身体,不值得。

忍不住还是吐槽了几句一看就懂一做就错的话,有点幼稚又有点宿命论。职场就是这样,生活也是这样,经历多了自然云淡风轻。依然那句,自己选择的路,爬也得爬过去。在没拥有改变现状的能力之前,用心工作才是对得起自己。实在挺不过去?有本事就转会好了,少在此饶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