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GJ吃炸鸡

我们在城市某个不知名角落里吃着炸鸡,像大学一样随便聊聊然后吃着炸鸡,想说话就说多几句边吃着炸鸡,不想说话就各自沉默安静地享受炸鸡,周围围着很多捞头但我们还是自得其乐地吃着炸鸡,人手两杯杯可乐喝两个钟头可以吃两个炸鸡,说说过去聊聊近况然后又继续炸鸡,有点荒唐但别有意味地吃着炸鸡,没有专门目的只为吃个炸鸡就吃炸鸡,吃饱了撑得不行但仍然觉得今晚很奇妙因为这顿近乎无厘头的炸鸡。

这就像探讨了爽花蕾味雪糕一样感觉的炸鸡,那是多年以后仍有着爽花蕾雪糕的新奇,有着想骑车夜游就夜游一样放纵的心情,不知不觉地吃了顿炸鸡。

广雅127年校庆

年年都回去了,今年还是回去吧。还是一样没约几个人,安安静静回去走一下就滚。静鸡鸡走一下又静鸡鸡离开,无非也是几条友缅怀一下情怀吹吹水诸如此类,然后就下半场不亦乐乎。套路大致相同,往昔那种莫名其妙的兴奋没有了,取而代之则是如今云淡风轻地脚步。不紧不慢,看完就走。

操场那两脚象征性的打门,不禁还是掀起了心里的一阵涟漪。他妈的,想当年,无论春夏秋冬日晒雨淋,老子在铁打的左边路上下来回不喘气,包了后卫和边翼,说过就过,无论在YY的层面上还是现实的表现中都是如此夸张得来不失真实。现在?抬几下腿都要喘气了,不由得想起我的那位鲁尼啊、小罗啊、吉格斯啊——当然这并不是同一个档次的水平,嘻嘻,夸张比喻,要喷请轻点。

教室都上了密码锁,连地理室的位置都变了,看来那条多年未用的地理室钥匙还是进博物馆去吧。乱入一教室,看到书桌上的几包还没开的无印良品糖果,恶作剧的心理瞬间促使我马上把它开了并且吃了,不仅吃了还分给大家一起吃了,而且还随手把袋子放进某同学的书桌里面了。这种小犯罪的恶感仍然屡试不爽。没错,当年我也是这么过来的,中招的同学感谢你们不杀之恩,可是,说实话你们当年也发现不了也意想不到是我干的。

临走,无意中在长廊上看到一贴贴颇具风骨的千字文书法,这竟然成为今天印象最深刻的场面。小小的角落,小小的方格,汇聚的是艺术家如此精雕细琢的心思和专注。在广雅要学会什么?就比如像书法墙的作家吧,想做一件事,就认真做好,哪怕是付出一生的时间。

又怕死了

已是秋末,仍然感觉不到一丝凉爽的气息。今晚散步的时候,突然感觉天空格外高,月亮特别亮,空气非常清新,于是突然醒悟到秋天其实一直都在,只不过在城市好像没有空间容纳它,它只好悄悄地躲到城郊,等待黑夜把它唤醒。

和婴婴来广外散步已有一年多,随着搬迁的日子逼近,估计这里以后就会慢慢减少我们的足迹了。学校是环境变化最慢的地方,明年今日,这里的景色是否会与今夜同样?

看着操场的学生们,或跑步或唱歌或跳舞或排练节目或窃窃私语,一瞬间,岁月不饶人的感觉涌上心头。这段日子真真切切地经历过,也安安静静地一去不复返。怀念的,不仅是当年自己青春的样子,更是年青得不怕死的心态。最近,总有一天会死的思绪不时会在心中掠过。逐渐体会到,原来,人的一生,就是这样子独一无二而又殊途同归地走过来了。有个说法,如果觉得自己活不到实际年龄乘以2得到的那个岁数,那就证明你已经老了。尽管没到这个时候,但总觉得时间就像催命鬼一般在你身后默默地切断退路,无声无息而却能感觉到它的存在。我不想变老,但这一天肯定会来的。新房子正好对着一学校的大操场,如果可以,我愿意每天都到操场走几圈。置身于年轻人的活动场所中,也许是一种对抗恐惧衰老的方法。又或许,我还没参透人生,不能随遇而安地接受命运的倒数?

听而不语

很多人跟我分享了很多他们自认为失败的经历,而我更多的时候担任一个听众的角色,从不打断谈话,也不妄加评论。因为我说服不了他们,但他们也无法让我信服。

可是,如果他们愿意去听,与其去细数他们为什么失败,我更愿意谈谈我为什么成功——假如在他们眼中我是成功的话,嘿嘿。

像小孩一样回家

真的,每天就这么坐着,只会越来越没劲。要动的时候就不要吝啬体能,动了之后,反而会神清气爽。去跑步,散步,踩单车,游泳,什么都好,就是别坐着。

是这么想的,也就这么做吧。步行回家虽然不是本意,而大塞车却帮了个忙,打消了挤公交这可怜的念头,于是N年之后再次徒步回家。经过铁路,专门停下来,为一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到来的火车等候着,待其带着沉重的机车声划破远方的平静,然后箭一样飞奔而至时,就像寻宝一样狂喜,乍一眼看上去就是一个傻逼,实际上也就是傻逼才做的事,因为,路上没有一人抬头看看身边轰隆轰隆呼啸而过的火车!喂,看看火车自由奔向远方的感觉,不是很爽么?

以前走过的古巷好像也显得特别有风味,盘踞在墙上纠缠不清的树根,低调而生机勃勃爬满路边的青苔,以及老平房巷子散发出特有的霉香,令我又清醒地感觉到自己有幸还没被机械式的生活操纵得失去了好奇心,我还是独一无二地活着。感觉到这点,于是回家的路上步伐变得轻松很多。

一年

天气开始转凉,最近晚上去阳台吹吹风,或者到花园散散步,是最惬意不过的事情。静静地看着远方,或者懒洋洋地围着花园兜圈子,时间就会随之而放慢流逝的脚步。

离上一次坐在窗台上发呆,大概是什么时候?估计快一年了,很快就到回归广州工作一周年的日子。似乎还没认真地回味过去,原来就已经走出这么远的一段路。此时此刻,曾经同一屋檐下的各位小伙伴正在做什么呢?那段短暂而美好的日子,被我迫不及待地连同行李,塞进了回家的路上——即便到现在,一些在从化用过的东西还在行李箱内没拿出来呢。清爽中略带刺骨的风,和那个生活过两年的小城的秋风是如此相似,回忆起来,我得是时候重新穿起运动鞋,晚上到楼下跑步了!我想我不是懒惰,只是因为缺少一两个陪跑的小伙伴而已。对于现在的情况,其实我早有预见,毕竟生活总不能一成不变,有得必有失。而对于现在对过去的怀念,更是早已如同计划一般进行了,这甚至在我在从化的时候已经预料过,我将来必将花一段时间去回望这条路,只不过,是什么时候开始而已。

我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也适应过那里的生活。既回味过去,也享受现在。不过,有一样东西,在这里真的显得如此匮乏,而恰恰在那边,却是我最能炫耀自喜的——那时候,我拥有得不能再最多的,是时间。

我们改喝咖啡吧

此时此刻,那杯不知名的咖啡正在肠胃里翻滚,深夜喝咖啡注定是作死的。然而也正是如此,让我有足够的时间去回味今晚的聚会。

这帮死党,尽管还是没有到齐,不过离上一次有五个人在场的聚会,已经记不清是什么年代了。说球,说女。肆无忌惮地爆粗,毫无暴露的自爆,即使没有酒,也没有摧毁彼此的雅兴。时间的流逝并没有让我们越走越远,的确值得欣慰。

看看凌晨的马路,夏末的晚风卷起落叶,很久没看过这场景,刹那间,岁月痕迹又偷偷爬满心头。我为我们的友情而感到惊喜,也为我们回不到过去而感到怅然若失。在日复一日的时间线上,我看不到轮回的端倪。我想,能够带着这份友谊直到终老,其实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来的。没人能够抵挡岁月的洗刷,但愿岁月不要把美好的回忆刷走。我们的聚会,其实何须用酒来助兴!

出于爱而做的小事

爱,可以从一种方式转换到另一种方式,由最初的干柴烈火,到后来的细水长流;由最初的碰碰撞撞打打闹闹,到后来的心灵相通相视一笑。因为有了爱的存在,才足以维系对未来的憧憬及动力。因为有了爱的存在,才足以保持那份坐看云卷云舒的从容与淡定。

当爱到了稳定的阶段,惰性也有可能随之而生,开始可能并未发现,一旦发现才知道事情远不止那么简单。与其将责任推卸给对方,到不如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人可以用客观的眼光去看待身边的人,却往往不能用客观的眼光去看待自己。

“出于爱而做的小事”,多么意味深长的一句话。如果是深爱,又何来惰性?当做一件事有了这种感觉的时候,你就不会再迷茫彷徨,你就是最幸福的人——你已经远离了惰性。

数据狗说

今天再迟也是早,明天再早也是迟。

数据狗面对同一表格却有五花八门的填报情况,兼且在时间紧急迫在眉睫的情况下,用这句话安慰自己无疑是最合适了。除了要细心校对耐心解答用心修改,还得积累经验避免类似问题再次发生。对于表格,给填写者填写的选择越少越好,这意味着之前要想到的可能性得越多越好,包括可能出现的特殊情况,同一且明确的口径,详尽的填写说明以及规范得硬邦邦冷冰冰的格式及公式。表格设计越规范,格式限定越严格,公式设定越合理,后期的处理就越轻松,反之,捡苏州屎的功夫只会拖慢进度并且拖垮你。

大局观,我常说大局观是很重要,包括表格设计的全过程。把所有有可能出现的问题及处理方法考虑进去,一次性把表头做好,调用数据才不会手忙脚乱。这既涉及技术上的操作,更涉及表格构建的意图是否能够清晰表达。所以说顶层设计者是人类智慧的体现。出现各种情况的填报,先不要把问题推向填报者,百分之九十的“特殊情况”,都是制表者没有高瞻远瞩,做好充分的考虑和准备所致。

我与象棋8

没有关注无情门很久了,现在打开中游,第一时间就是下两盘再说,然后就是周围游荡去看棋。除了名字前缀加上“无情门”三个字,才能提醒自己是社团的一份子。偶尔看到论坛讨论关于社团没落的话题,也是一瞥便罢,连留言也省了。这个加入了第十年的象棋社团,随着日子的推移,正在以不可逆转的趋势淡出生活,有点唏嘘但也无奈。我相信这不是一个两个玩家的感觉,更不是一个两个社团面临的困境,也许,网络社团的使命就此完成?

作为一个想在工作之余享受放松的玩家,至少于我而言,探讨这个问题就显得毫无必要。我想要的只是下棋,加入社团也是想提高棋艺,既然社团现在满足不了我的需求,淡出就淡出吧。这样的做法,要是套上“责任”和“道德”的束缚,就离“无情”不远了——当初你丫的不是屁颠屁颠组织比赛,深夜聊天忙个不亦乐乎的么?时过境迁,一转眼快要变成了社团的“叛徒”?

说“叛徒”可能严重了点,说不称职的社员就恰如其分了,好在前几年已经申请退出管理层,不然心里会更加折腾。现在倒好,来去自如,玩两盘,看两盘,遇到熟人就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很快就觉得心安理得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用最纯粹的态度坚持着信念,就是对自己的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