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者不自医

自信安慰过很多人,但总有一些事情不能自己安慰自己。听起来好沮丧哦,但又能怎样呢?

她说,我正常的时候挺好,我真开心坏了。除了字面的意思,更开心的是:终于有人承认我有不正常的时候。曾经和很多人讲过,我是有点不正常的,可惜几乎每个人都说我正常得很。难道只有不正常的人说自己正常是不正常的,没有不正常的人说自己不正常是正常的?

面对一些事情,有时候不得不将自己伪装起来,与成熟无关,与聪明无关。唯一有关的,是自己这种拖泥带水的性格。

不放得下,又怎么拿得起呢?懂的。

但没听过“一听就懂,一做就错”的说法吗?

今天下午突然发生了一件事,本来是好事,自己硬生生把它变成焦虑的事,真无语。

有道是解铃还需系铃人,但如果系铃人是自己,该怎么办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