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

连续忙了两个星期,终于吁一口气。

工作正一波又一波地涌过来,对于朕而言不算坏事,根据朕仅有的实习和工作经历验证,在工作中学习,才能学得更快(当然必须得用心学)。若是借口等空闲再研究之类,那简直是扯谈,除非你热恋上某种技术。朕对自己的爱好象棋尚且不能坚持如此(惭愧),那其他更就别谈了。当然,这并非说朕不敬业,工作的时候,朕必全力以赴,若有需要,加班完成任务、加班学习技术也在所不辞,至于下班后再谈工作的事,朕自知,不要勉强自己了,下班就该好好享受生活。

然而上两周的业余时间被备考公务员的事阉割了。神经兮兮挖空心思研究各种恶趣味怪题,朕也惊奇自己为什么还不抓狂?最终,在半裸的情况下打一场浑浑噩噩的酱油,这次纯陪跑,就这么定了,若是有幸过了,朕要奖励自己一趟旅游。

说起考公务员,朕用自煽耳光的方式给自己上了生动的一课:世事无绝对。两年前由于认识片面,朕曾下定决心,公务员这条路与朕无关,两年后,还不是硬着头皮咪起了古怪题型讲解书。这究竟是对现实的妥协还是当初对公务员的认识偏差?朕说不清楚,但至起码表面上对别人讲,是自己认识的偏见。而里世界呢?它还没告诉朕其实朕想要的是什么。于是,就先这样摸着石头过河罢。跟朕谈理想?朕说想做一名昏君,有吃有喝有钱花,不勤不智不用做,能吗?

看,即使朕这一想考公务员的人,思想其实也是如此平庸愚昧。正因为自己是这样认识自己,所以也把自己想的当作别人想的。这也许就是所谓认识的“偏差”吧,但若其他考公务员的人(或者是公务员)的确如朕所想,那不成了自己对现实的妥协么?还是这本来就是生存的法则?朕不敢继续想,只怕会越陷越深。真心希望以上的想法只是自己的误入歧途加一厢情愿,组织派个人来帮朕洗洗脑吧?

今晚开始,能在下班后做回自己想做的事了,吸一口新鲜空气,活着原来如此美好,我还安心地混着,I’m still aliv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