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我若试图忘记一种痛楚,然而回忆逼使背负更多”。

走还是留?朕还是选择了留下。朕也曾做过思想斗争,而最后却失败在了私欲上。这是难以启齿的羞耻,唯有用另一个借口去掩饰。脸上的修饰,嘴里的修辞,终不过只是一种狡猾的工具。朕也曾想放弃,说还是走吧,可是双脚像钉在地上般,一动不动,任凭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无法主导,更无法阻止。朕想,有时候,这未必能全怪男人吧?这毕竟是男人的共性。

阿淫,你确实是死得其所,尽管朕为你伤心了很久。手里拿着你留下的笔记本,亲手把你埋葬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把我埋了,这送给你。”这是你留给朕最后的话。朕看着里面尽是密密麻麻的微积分草稿,顿时头皮发麻。朕多想找到一个汉字啊,哪怕一个就够了。不过也好,你的死帮朕解围了,即使是多么偶然的事件,朕也感激不尽。若朕不离开,终归要铸成大错。

十一》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