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啖砂糖半啖屎

继半年前的出差沙滩暗爽之后,今晚又借公干机会在某星级酒店“独享”了一餐集中日欧美于一身的晚宴。爽得本雅士也差点按耐不住呱一声叫出来,百忙之中拔腿抽身倒吸一口冷气,勉强保持着雅士一贯冷面状态,一番调整后从容吐出一个字:哦。

“哦”——大餐耳。

大餐证明什么——一、目前这份工作仍然不失乐逼惊喜。二、目前,这只是目前,无论如何爽,归根到底,还是目前。

无法否定这个“二”给今晚的乐逼心情悄悄地洒了一滴口水,而根据雅士所感,在即将把‘爽’发挥到极点的时候,适当来一些搅局,才是保持有趣生活的最佳选择。因此,在此朕有必要轻轻地囧自己一下。

言归正传,说到这个“目前”,是个不折不扣的事实。大学的终点越来越近了,眼看着身边的一些朋友已经以overdog姿态顺利保证把寻找毕业后第一份工作从进行时转化为完成时,朕淡定之余也不免有几分羡慕妒忌恨,焦急之余不失观望,观望之余仍要兼顾目前手头上的工作。虽说好歹有份“临工”,但未定下来,心里还是会欠缺几分踏实。他们倒爽,毕业之前还可以纵欲享受阳光校园狂放生活,而朕现在是既有围城之感,又有不舍之意。暂且离职享受最后一个月的舒畅?还是继续等候半年以来的努力?

凭心而论,目前为止,这两个活宝每日打架难解难分,朕也难以妄下决定偏帮任何一方。王维固然做不成的,做菊花明又没有这份洒脱的勇气,申时行?貌似耐心也不足。而若继续以这种纠结状态煎熬下去,不但不能专心目前工作,也会浪费时间。

所以!

所以朕现在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在完成一个boss级的任务之前,做诸葛亮;完成之后,签否不签否,撒手做菊花明。现在要做的,就是以急先锋的速度去做智多星。

OK,先这么定,别到时成了袁绍就好了。

三啖砂糖半啖屎》上有2条评论

  1. 证明甜味比屎味还是要多。
    一想到自己莫说找工作甚至面试都不曾有过,虽然很她妈不想用唏嘘这个词但还真有点唏嘘….
    再想到自己不曾有过什么?初吻初恋初夜全部仍未送出…又平添了她妈的很讨厌的唏嘘这个词…

    • 唉,而家拉拉杂杂捞埋一齐,我都无晒味觉了。去次旅游期望原地复活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