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场就出现在初中同学的聚会当中,地点却甚为惊人——高空建筑棚架上。我是不知道我怎样来到的,只知道我所在的处境十分危险,坐在摇摇晃晃的棚架上,两脚悬空,离地大概三四百米。正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却发现众多初中同学正乐此不疲的谈笑风生,肥豪和肥伦两只重量级东西正在我旁边大摇大摆似乎对高危作业驾轻就熟,殊不知他们的晃动可随时令棚架散架,我等即刻成为高空自由落体飘零无所依矣!

关键时刻我被迫自己冷静下来,可是还能听到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狂乱不已。好不容易粘手粘脚总算爬到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却突然发现我抓紧的那根竹竿上倒挂着一个人,原来是housy,旁边还有jie在喝酒,真淡定啊。他俩正对我笑,说时迟那时快,突然挂着housy的那根杆子就松了直坠下去!电光火石之间不容多想我立马一把扯住了那根杆,出乎意料的是自己竟然有如此大的力气,再见此时的housy花容失色灰溜溜的爬上来坐在jie对面。

而这时,我们全部却不由自主的飞了下来,安全着陆…..

我降落在车水马龙的大路上,他们不见了。只见路上正在堵车,一看赫然发现自己的私家车正被一个女司机开着,她见了我竟然跳车——硬生生跳下来,连个刹车也没踩!于是车就毫无意外的撞上了一公交,车头变形了,不知哪里蹦出个客服人员说只要机头没坏还不算很大问题。我顶,车头全烂了呀!怎么不算大问题。此时我发现原来车上还坐着我妈,她对此竟然不慌不忙,只急着让我擦洗波棍,说不要把水泼进去,不然就惨了。可真是说来就来,她一说完就把水泼在上面了….

ssip

一番空白之后我来到了北京路我叔叔的旧屋,他叫我爬上去楼阁看看拿什么来着,我也不清楚,反正爬上去不久突然置身于起义路。我妈迎面走来跟我说姑姐想要我弟弟做她儿子,而我弟弟实际上是我叔叔的儿子,这搞什么飞机呀?

随着他们的脚步我貌似进入了一个很多人的体育馆,这里突然变了收容所?人头济济。眨眼间他们走失了,此时一股失落和伤心之感突然涌上来,迫使我颓废地坐了下来看手机的相册,只发现手机上只残留着姣婆珊的一张照片——这是在陶陶居拍的,她正作姣婆状优雅的笑。啊,她去了马来西亚很久了,可是报纸说她近期失踪!一片茫然之际,想起过去一起的日子,泪腺差点就崩溃。此时严怡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在旁边安慰着说,放心吧,没事的…

ssip

连续的怪象让我潜意识觉得这不是真的,于是我竭力大喊想坐起来。wtf!真的醒了,心跳得厉害着哩。

我敢肯定,可能那一声其实我没有叫。

》上有2条评论

  1. 我曾经亲眼看着自己死去然后哭醒,我是不是已经葬送了自己一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