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又是你。

22:15,你在电话里约我吃糖水。街上飘着小雨,我以为你是说笑的。随意挑了把伞,衣服也不换就出门,外面安静,打算聊一会,打个圈就回来。

出门之后,我才越发感觉你说的是真话:一辆抓狂的快车从身边疾驰而过,而电话里传来的,除了你的声音,还有油门放肆的怒吼。来劲了?“我还以为你开玩笑啊。”“开什么玩笑,人家说的是真的,打算给个惊喜你。”“哈…”这时冷不防被人搭着肩膀走,吓了一跳,原来是兔仔,“我艹你大爷,大半夜吓死人啊。”“啧啧啧,11点还没到,还大半夜,心里有鬼吧?”没办法,下雨天他没带伞,只好不自在地送他一程。

“干嘛啦?”电话那头传来嗔怒,带着几分笑意。“没,被个朋友吓尿了。”“咯咯咯咯,有没有这么胆小啊?”“哦,你还信啊?”说着说着走了一段路程,在下坡的尽头,你撑着伞打电话,他妈的故作看不到我。

“唉,借把伞用一下,啊~”还没等我反应,兔仔很麻利地夺过了伞,冲我诡异一笑就溜了,我发现我握着伞的手变了握着拳头。

“喂。”“喂。”“大老远真过来吃糖水啊?”“嘻嘻,顺便看下你。吓着不?”“擦,哦。”“切!”“去哪里吃?”“我鬼知道,你熟路,你带。”“我平时不出门,不知道哪里有得吃。”“妖,那还吃不吃?”“吃吃吃吃吃吃吃…走吧。”

不知走到哪里,途中忧郁小青瓜他爸不知从哪冒出来骂我顿狗血淋头,至于骂什么我也不知道了,回过神来就坐在了糖水铺里。

“我们怎么走过来的?”“不知道哦,我不熟,你带的路啊。”“啊?”“你不会忘记怎样走吧?我等下还要坐车回去啊。”“哦,骗你的。”唯有定定神敷衍几句先。

“喂,这么冷天气,你穿这么少,不冻啊?”“你穿得也差不多,猥琐佬。”“我真以为你说笑啊。”“看你以后还信不信我说笑。”“好啦好啦。”“哼。”“快吃吧,末班车快来了,下次早点说,我好准备。”“嘻嘻,准备什么呀?嘻嘻。”“我顶,你好似好邪恶哦,不过我喜欢。嘻嘻。”“嘻嘻。”“嘻嘻。”

嘻嘻。

朕的里世界是什么个混帐东西呢?

》上有2条评论

  1. 兔仔的登场真是一大抹亮色,哈,绝对和阿麟几天前的无端提起有关。

    • 可能系~绝对有可能!不知什么时候会有”boziyixiajiukaich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