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定行森林

朕磨蹭着过了一个有生以来最长的假期。

自从离职搜狐之后,到现在快有半年时间矣。本以为自爽一月之后,能在七月上班,以至于连去个商业味凤凰古城也要瞻前顾后。岂料狗血历程才刚开始,当初说“定好”的工作被华丽地放了飞机,没办法唯有继续海投。接二连三的面试,不知是自己能力有限,还是用人单位的需求,小小一枚编辑的梦想迟迟未有端倪。身边的朋友忙得不亦乐乎之际,朕只得“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悠长的假期,奏着浅浅的焦虑调。

上帝暂时关闭了编辑的这扇门的同时,却又打开了事业单位这扇窗。

七月中,百无聊赖中偶然得知本专业竟有对口的事业单位招聘,一众愣头青也冲着个机会,去碰碰运气。于是也煞有介事地买了份题刨了几天,尔后就是漫长的等待,报名、笔试、面试。几次穿梭于两城之间,仿佛也把赌注押在这次考试上。幸好,搭上了好运的尾班车,如果体检不出意料,那就落定行森林罢。

一切荣耀归咎于主!(这句话绝对有毛病,但朕喜欢。)

朕的生活一向平坦,若要说最失落的一段时间,那也暂且定格在这假期吧。从回了屌丝的生活,慢慢地学着去适应。就在朕人财两空只剩下时间的时候,好在身边的屌丝群能隔三差五地碰碰头,闪下游,吹下水,聊戈多。和泽德居士的广州访戴游,为平静的生活增添几抹狗血得来有意思的亮色。前晚高中叫鸡群聚餐之时,得知一友潇洒踩单车征服大片国土的浪漫经历,差点没羡慕得流口水。有早知,没乞儿。国库鼎盛时间充盈的时候,不如也试试更健康?

闲暇在家,才过得杂七杂八。以前好读书,不求甚解;现在是好读书,被拖延放pie。拖延症伴随着整个假期,现虽有所缓解,若要根治,还需假以时日。

噢,还有,那座艰巨的丰碑,很担心垒着垒着就倒了,不过,还是两个字:坚持。说起丰碑,那我们来谈谈知己西吧。知己西是什么?这是最美好的罪恶,推到丰碑,不关知己西的事,而是关于相由心生的事。在知己西出来之前,有且只有先确保丰碑的坚固性吧。

即将要到陌生的地方生活,隐隐有一股兴奋的鼓动积压着,随时待命爆发。正如Alice所说,“因为他们把我护得如此周全,我无法建立自己的生活”,朕决定要玩玩孑身闯江湖。虽不是大城市,也不是搞大project,毕竟真正一个人的生活就在眼前,还是值得去期待,去珍惜,去好好地把玩的。朕还年轻,哪怕会头破血流,哪怕精尽人亡呢?只不过lumpy说什么大姨空巢期,令朕有所担心太后长期一人在家是否过得太单调空虚?最好能像泽德雅媛一样,日日新鲜,不时去下旅游,暂且松绑一下近乎强迫的看屋习惯束缚。习惯,就会产生麻木,拒绝习惯的有效方法,就是尝试接受新事物。

而最好就是朕想多了,这样,大家都爽。

小鸟妹仔唱的儿歌有趣而有味:“走走走走走啊走,找到一个好朋友”,好歌!朕准备发驾去找找新生活好朋友咯。

落定行森林》上有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