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问水

壬辰初秋,反夏,灰霾闭月。龟闷无趣,因约客成仨,适江畔而行,徐徐焉,入语,且引壶自乐。

时江水为潮,涟涛泛闪,静映铺江,光怪陆离。始生雅致,踞坐,神迷,入夜不觉。

坐听泠泠,苍穹接水,清味贯,感可怜。姑问曰:“今有江水,趣妙,而观者零星,何然也?”

泽德嗟之:“今世疲于尘职劳务,争相奔走左右,费煞挖银。职本无贵贱,而上无导,中兴比,下受唆,因成风。风俗而体劳,体劳则思殆,殆而复始,思无暇,尚不知何求,无论江水!观兜媛尽瘁,而业扭如故,众默认为常,如人必之于厕,斯世二乎?”众笑,且惋。

惋且尽瓠,皆觉混沌,噩然难理。斯水壮阔矣!壮阔而知小,知小而有归,归始悟无常。唯浅行于身,长继哉。然后散罢,又见夜肆方兴。

姑问水》上有3条评论

  1. 本来只是Pie士在胡言乱语,被姑一语美化,倒真成了雅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