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我,你。

你说,“我终于等到你结不成婚的一天,我就有机会了”。

是你,轻轻地牵起了我的手,带着我越奔越快。我迷茫了,“你是认真的?”,“废话,当然!”

我记得你穿着红色的衣服。

“我们去哪里?”,“去参加J的婚礼啊!”,“啊?”,“快走,剩下我们了。”

剩下我们了?!什么叫“剩下我们了”?

进入了礼堂,又是万恶的课室。我看见了X、T、S,还有米。你知道我会尴尬,很自觉地走到角落,安静的坐下来。“没事,是太突然了,我也不想大家尴尬。”正当我过意不去想拉你出来的时候,你这么说。

“你没事吧?不像平时的你喔。”,“行啦,男人老狗别磨磨蹭蹭。”

怀着七上八下的心情,我鬼使神差地去约了米去踢球——这时的米可谓是全场唯一的救命稻草,我感觉只有他存在是真实的。好在米也义不容辞地答应了,仿佛大家对此场景有着相同的局促感,立马把战场转移到球场。啊,肥蔡和三眼早在等着我们了。我闭上眼,长吁一口气。

不幸的是当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竟然已经坐在婚礼现场,看着一对新人徐徐走过,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接下来的无可避免就是沉冗拖沓的敬酒之类,我和你静静地坐着,我发现你笑得比平时温柔,微微扬起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甜蜜,可是越发增添我的不安。我随意扫了一下周围,猛然发现原来她竟然就坐在我前面,旁边还伴着X、T、K等等,好像没怎么注意到我。我是应该庆幸?为什么要用“庆幸”来形容?太他妈懦弱吧?

“你发现吗?我们好像被孤立了。”我说。

“你在乎么?”你笑得那么自然。我确认你穿了红色的衣服,突然也发现你脸上滑过一滴眼泪。

“我觉得有点不真实,不过我很喜欢。”捏紧你的手之余,我打开手机,看到一条信息:“你会抛下我去踢球然后不回来吗?”

刹那间融化了,我真想搂着你去到世界的尽头,尽管我的心在狂跳。

醒醒吧,起来了。表世界把我从里世界拉出来,真实世界又把表世界破坏了。

》上有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