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应该跟着我,你不应该疯狂的追上来,把我本来已经酸软无力的步伐增加几分沉重与惊悚。
我没有对不起你,甚至我没有表明什么,可是,你的样子,令我很意外,意外得我开始怀疑都是我的错。
我把门关上了,但是你很大力,你死命的推门,我差点就屈服在你强而有力的冲击之下。我咬了牙,颤抖着把门闩了——隔着栏杆,我看见你倔强的脸,还有那不肯放弃的眼神,“你出来,你出来!”你每一下坚持不懈地拉门,都要快把我破碎的心扯出来了。
你哭吧,我心想,如果你撕心裂肺的哭出来,我反而会好受一点——至少不会一次又一次地深陷在怜悯与狠心的拉扯之间。
没有,你没有哭,你只是让两行清泪悄悄地顺着脸颊滑出来——你还在努力着开门。
为什么?我为什么会如此面对一个竭尽所能开门的你,却狠毒地关上了门?而为什么我还要在门的另一边不忍的看你?我听见自己的忧愁在黑暗中哭泣起来。
你穿着绿色的校裤,和白色的校服,倔强的泪珠仍挂在脸上。
是你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