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把我扔在了一个汪洋泽国,遍地都是坑坑洼洼,所走之路,都是被洪水覆盖的沙地。洪水很湍急,以至于把脚底的沙急速冲走。在这流沙之地,可谓是寸步艰难。

这时我闻到一股臭味,顺着味道望去,只见上流冲下一头死猪,身体发胀了,可是背上长着翅膀——这是头怪胎,顺着水势,眼看马上就要冲到我跟前了,而由于水流过于凶猛,我只有原地站着,避无所避。

这时候,却见死猪“砰”一声翻了起来,伴随着一声闷叫在我身前几米处来个90度拐弯,哗啦啦的游了出去。它看了我一眼:竟然是带着蔑视的眼光!估计它觉得我以貌取猪,一瞥之后,像离弦的箭一样衔枚疾进,一下子消失在后方的松林中。

我花了很大的力气走出这片诡异之地,好不容易去到了一个车站,上了公交。发觉里面塞满了座位,没有一条通道,虽然乘客不多,但我不知道乘客是怎样从前面走到后面的,唯有像跨栏一样跨过去,找了个近后门的位置坐下。

不知什么时候,身旁出现了一只猫,一只普通的猫。黄花纹间条的毛让它显得格外精神。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听到它叫,不知哪来的怒火就烧上来,不理智的意识强迫我对它产生不共戴天的怨恨,我忍不住喂了它一拳。

“pub”,这拳结结实实地印在它脸上,它却叫了一声“喵”,就跳了下车。我感觉我不是自己做了决定,是我的双脚带着我的躯干跟着它跳了下车,在猫后面穷追不舍,追到它后面“pub”一脚,它飞出了几米,仍然拼命地飞奔。受魔鬼控制的怒火由不得我停下来,几个箭步到它跟前,又踹了它一脚——猫又甩出去了,这次它落地之后拐进了一幢楼,原来是我旧屋。

没等到它进门,我又追了上去,这次一手抓起它双耳,然后又一手插进它的双眼——我竟然这样?!猫狂叫着,鲜血在眼眶里夺目而出。伴随着它凄厉的叫声和双爪乱抓,我的手被它抓了两道血痕。这次我真的怒了——没有受魔鬼控制的怒,我按着它的头一顿猛捶…

捶得累了,猫的毛竟然从原来的黄色变成了白色,我脑残的认为是我打得它失血过多的原因。此时我又升起了一股怜悯之心,悲痛欲绝地放下猫,它已经奄奄一息了。“我为什么要打它?我不认识它,我不认识!可是我伤害它了。”我跪在猫前面,双手抱头,扒在猫跟前。

猫一蹶一拐地爬起来了,它似乎原谅了我,托着蹒跚的脚步蹶走。而正沉浸在懊恼和悲痛当中的我突然又受到了魔鬼的控制,“要弄死它,要弄死它!”我又身不由己地一跃向前,叉住了猫的脖子,双手发疯的死掐不放。我感觉到我的双眼充满着愤怒的血丝,而却不是我所控制的。

用力太猛了,整个身子不由得扭了一下——原来是一扎而醒。可怜的猫,我不能解释对你的罪过。

》上有2条评论

  1. 为什么我都没试过在梦里这么狠毒发泄,看来很解气啊
    我每次在梦里想打人或伤人,都感觉特别无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