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象棋3

关于朕的比赛
11年了,学棋11年后的4月24日,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因为今天是朕第一次参加正规的象棋比赛。
虽然比赛只是学校内部的比赛,算不上什么大场面,但是对于朕来说还是非常重视的。经过一个星期前的初赛,朕顺利的进入了决赛,能够与众多高手面对面下棋是朕多年来的心愿。因此,对于朕来说,拿到较前的名次当然是开心,但拿不了名次也没什么伤心和苦恼之类的。纯粹是为了下棋而下棋。
于是就带着这样的心理去比赛。

决赛的选手果然是棋高一等,在拼尽全力的情况下,朕还是败在高手的手下,心服口服。感觉自己的棋思路还是不够严密,而且大局观还有待提高。特别应该向冠军同志学习,此人棋风严密,谋定而动,确实是比朕高出一个档次,而且该大侠下棋的时候正襟危坐,喜怒不形于色,大有泰山崩于眼前而色不变的气势,可见他的专注度是十分之难能可贵的。这应该是该同志多年以来的修为所得,朕要加油了。
至于说思维的速度,则应该向亚军同志学习,跟他对局的时候,朕在长考的情况下还是败给了他。不得不说他的速度应该是基于多次的对局经验积累而来的。对一些开局的变化都比较熟悉,因此能在短时间内有快速的反应。相反,朕的“开局库”就显得捉襟见肘了,虽然平时下棋下得多,但真正认真总结的次数屈指可数。今后应多加注意。
比赛大概就这些,80报名者中排第九,一般般吧。有若干朋友为我的成绩觉得“不抵”,想必是他们对我的大力支持。感谢他们,我会继续努力。

面对昨天的自己,我有信心打败吗?
这是多年来我经常问自己的一个问题。小时候,每天就是上学,作业,玩耍。估计的东西少,杂念也不多,所以下棋感觉进步得特别快。高一的时候是进步得最快的,虽然功课不少,但每到周末的时候,总会抽一段时间,兴致勃勃地研究自己的棋。看到每天都有进步,那种喜悦感真的是无法言喻。有段时间我的手骨折了,去不了学农固然遗憾,但在家的十来天,能天天对着象棋,反而令我暂时忘记了学习的压力和伤病的困扰。以至于有时候我不禁问自己,我是在逃避生活吗?是否我已经把下棋当成了逃避学习,而不是放松减压了?一个来自灵魂深处的声音却又不断提醒自己,十三岁不成国手,终生无望。还是醒醒吧。但与此同时,另外一个同样来自灵魂深处的声音又在辩驳:我就不信这些所谓的古语,真的就成为了我的宿命,即使当不上国手,当个业余的高手难道就不行?我沉迷于下棋有错吗?而正当我以为已经找到正当理由来让自己继续下棋的时候,刚开始的想法又接踵而来。如此重复缠绕,各想法之间谁也说服不了谁。如是数晚,辗转反侧,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终于在重新上学的前一晚,我对自己说,也许若干年之后,我可以找到一份与象棋有关的工作吧?就带着这渺茫的心愿,我暂时说服了自己,重新回到正常的上学生活当中。然而,在内心深处,我总是认为我在自己欺骗着自己,又或是催眠自己?若干年以后,我真的能如愿以偿?
高二高三繁重的学习暂时打断了我的这凌乱而不断颠覆的思想。但是这些想法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总会偷偷袭来,防不胜防。但就在这段每日在思考中越发矛盾的日子里,面对着昨天的自己,我仍能满怀信心地说,我能战胜昨天的自己。因为,尽管时间很少,我仍能有自己的时间去专心下棋,并且有所进步。
而当上了大学之后,这种感觉却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虽说大学的课余时间多了,但是不知怎么,总有很多事情干扰着自己。学习上,人际关系的处理,以及许多纷纷扰扰的社团活动,对自己未来的展望,是否应该加入学生社团等等,都使我很难静下心来学习象棋。就拿开学初是否应该加入学生会这个问题来说。看着大家的那份热心和冲劲,争先恐后地加入社团学生会,我却对此不太感冒。我可是真的希望能留给自己多点时间去下棋,毕竟以前下棋的时间真的太少了。但正当我以为自己可以得偿所愿的时候,内心的挣扎去发出呐喊:我这样做是不是太消极了?这样会不会令我缺少了很多社会经验呢?会不会对我以后的工作有很大的影响呢?于是就是在这些思想的激烈斗争中,我无法能够安静下来,真正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我的决定错了?
在无尽的思考中最后还是我对象棋的热爱战胜了进入团委学生会的念头。因为我觉得我的决定还是值得的。我不惜代价,只为为自己的爱好而努力并想沉醉于当中。但与此同时,我又在逃避生活的自我怀疑中不断挣扎。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多的事情不得不去亲身面对,家庭,感情,学习,社交……这些同样重要并且不得忽视的东西交织缠绕,留下给自己的时间反而没有以前的多。此时,面对着昨天的自己,我感觉不到战胜的把握。看武侠小说里面讲,练任何神功越到后来随着技艺的精湛,进步也会减慢。但我绝不是属于那种描述,我想,与其说是技艺进展而导致进步减慢,不如说杂念太多而导致走火入魔。
于是我又想,也许是自己真的是太着紧了,也也许是自己对象棋的着迷太深,以至于对待生活本末倒置了。人,总要长大,总要面对生活,不能太沉湎于自己理想的世界中。现实告诉我生活的本质,人,也不能总活在回忆中的,尽管回忆中的象棋生活是多么美好,我必须要面对现实的生活。
我曾在论坛上发帖询问,为什么自己下棋的进步如此之慢。无情门之秀和千仇情说得没错。“一,恋爱期棋艺难进展!二,喝酒时棋艺难进展!三,想发财棋艺难进展!四,老不死棋艺难进展!”,“不沾红尘事,远离人间的喧嚣,静心闭目如念佛,足不出户,日研夜诵,专心观棋揣摩,不出三年,你会有很大进步的。”。是的,太多的杂念,必然无法专心。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做到收放自如,张弛有度的生活境界呢?

无情门,我从未曾远离
无情门,从2005.04.25到2010.04.25.。不知不觉,已经陪我走过了五个春秋。无情门带给我的回忆太多了,打开社团成员的名单,看着一个个熟悉的名字,总有一段段的历史,一个个故事在我心中,历历在目。原来,无情门早已植根于我的记忆,在脑海里留下深深的烙印。从初中到大学,我见证了无情门勇夺第三届和第五届中象联赛冠军,还有中象的杯赛冠军,回味着一次次对外的社团比赛以及一年一度的分堂联赛,依然感动无比。至今,回想起无情门在第五届中象联赛首轮八台全胜,以16:0狂胜对手,稳坐第一的情景,那种激动的心情仍然丝毫不减。当然,热心的神刀帮我在名字前面加上“无情门*”,第一刀在我生日的时候送我5W金币,小笼包在我骨折的时候送来问候,温柔一刀在我上大学的时候送来祝福,小魔鬼对我不断的鼓励,随缘姐精辟独到的棋评,红杏儿下棋聊天两手都要硬,转运竹,大火刀,小红雨棋风各异的高手。还有很多很多。。。这些都已成为永恒的回忆,只要提起无情门,这些回忆必将一一重现。
朕棋艺低下,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在无情门能多与大家交流,提高自己的象棋水平。不得不说,在无情门令我学到很多,虽然我跟门内的成员对弈不多,领悟能力也有限。但在旁观的同时,总能“偷师”不少。每当此时,我都按耐不住内心的喜悦。还记得当初的心愿是能够当上无八剑,但无奈棋力低下,始终与此无缘,反而进入了管理层。凭良心说,虽然我有对社团的满腔热情,但是对社团的管理能力实在是沧海一粟。以至于从未真正的在管理上有所贡献,实为汗颜。在此还得感谢所有以前帮助过我的朋友。于此同时,也希望有更多有管理能力的朋友能接替我堂主的位置,把社团发展得更加强大。至于我来说,能够专心下棋,有所提高,足矣!

生活依然精彩。故事仍然继续。衷心祝福朕能在象棋上有更多的领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