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象棋2

一些人,一些事,一些情。。

蝴蝶
认识蝴蝶是很久之前的事,而且是通过打麻将才认识的,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更有趣的是后来才知道蝴蝶也是无情门的的人,也算得上是前辈了。不过有点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大我几岁而已。蝴蝶是本人下棋以来最佩服的一位朋友,尽管他比我大几岁,但是下棋却比我厉害得多,输给他是口服心服的。说实话,无论是开局中局残局,他的计算都比我精准,据他所说他是经常研究棋谱,果然研究过棋谱的人水平就是不一样。
蝴蝶说他在珠海,也经常叫我去珠海玩,对于他的盛情邀请,却久久不能实现,不免是个遗憾,我相信总会有机会实现的。

小虎
小虎就是蝴蝶的师弟(蝴蝶自己封的),我们认识是在名捕的时候,当时小虎是我的老大(名捕副堂主),后来不知道怎么样,小虎却跟蝴蝶混上了(究竟是谁混上谁其实我也搞不懂,总之就认识了),于是我们经常在一起下棋,老大的布局比我成熟老练得多,而当时我的中局比他好一点,所以经常难分高下,不过后来老大的计算能力提高了很多,(估计是和蝴蝶经常练的吧?)所以我的中局慢慢地就不够他来了。看来要努力一点才行!
认识小虎的时候他读大学我读高中,现在我读大学他出来工作了。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现在常常怀念当年在名捕和老大,蝴蝶下棋的时候。

仙师婆
……由于仙师并非仙师。而是别有它意的,这里不方便指代,所以暂时用“仙师”代替吧,仙师婆不要见怪,大象无形嘛,不要拘泥于小节。
仙师婆。其实就是我的高中同学,值得一提的是,她确实是MM,在象棋的世界里,MM就如国宝一样珍贵,何况她下棋也不同一般的MM,所以说她是象棋世界里国宝中的国宝。(纯属本人观点)。我们是在高二认识的,她坐在我后面,平时见她嘻嘻哈哈的,想不到她会一手好书法,而且体育运动也不错,(真的挺佩服)。而另我最震惊的是那个下午。班会课上她溜了,我以为她逃课去了大灌篮,便顺口问一句她的同桌她去了哪里,想不到她同桌的回答使我有点目瞪口呆的冲动。“她去校棋队训练去了!”想不出这MM竟然还会下棋,而且是校队的。朕立刻有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而更令我震惊的是此人竟然在市比赛中获过奖,那可是一个牛X的MM!当然随后找她切磋一下那是应该而且必要的,毕竟要见识见识棋队MM的棋艺,不出所料此人布局非常强悍,对于我这个从来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开局就落入了下风,不过好在她的中局没有跟上,好不容易让我掰了回来,通过这次的切磋,本人认识到,原来MM下棋都可以这么厉害的,很有幸遇到这样的对手。后来她还带我去了棋队见识了一下棋队同学的训练,受益匪浅哈。(顺便多谢一句,感激在班会课上带了我去棋队,名正言顺地逃过了一次本人觉得没必要的班会)。
仙师婆加油,有空找我下棋哈。

鲸鱼婆
又来了一个婆了,虽然此婆不同彼婆,下棋也不是非常厉害(其实不厉害,本人已验证),但是她对朕有着强烈的影响。因为她就是朕的鲸鱼婆。虽然她不喜欢这样叫(不好听),但我喜欢这样叫她(好听)。
鲸鱼婆其实也是我高中的同学,后来经过一系列复杂而又精彩的过程成为了我的鲸鱼婆。本人非常幸福,特此在此炫耀一下。
她知道我很喜欢下棋,也经常鼓励我。无论是赢是输,她都一直支持着我(听说很少MM可以这样),至少鲸鱼婆到现在还是这样。记得N年前我答应过她闭眼和她下棋的,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实现,不过一定会实现的。记得那天晚上我下棋,她一直在我身边看着,虽然不知道她明不明白,但是看到她这么认真的时候,本人非常感动。还有一次在电子阅览室的时候,我在下棋,她说想跟我下,当时朕由于正在下棋,竟然说不跟她下。后来她生气了,虽然过了一段时间,我还是没有忘记当时的事,在此郑重道歉。朕不会下棋不理你的。


米是一个比较传奇式的人物,至于怎样传奇我就不多说了。其实他是我的同学,又是同桌。
认识米是一个挺特别的时候,记得那天是高中军训的第一天,新分班,认识的同学不多,我就是在军训的时候巧合的认识了米,于是在军训之余我们会打打牌消遣一下。后来军训回来编座位,竟然和他是同桌,真的是一个挺巧合的事情,然后说起平时的兴趣,大家又挺巧合地喜欢下棋。于是在开学前一天的晚上,我们就在网上下棋了,初次交锋,发现此人攻击力颇为强悍,风格与我截然相反,真是非常有趣。于是平时课余我们又兴致勃勃地对弈起来。高一确实是应该玩的,不然高二高三会后悔的,好在我们英雄所见略同,该玩的时候都玩了,从题锻课下棋一直开拓到自习课下棋,真的不亦乐乎(自习成为活动课已成普遍现象,即使是重点中学)。米的攻击力是不容置疑的,但就是急进了点,这也是他的不足之处,而朕就是防守反击,但却龟缩得有点窝囊,主动权不够。所以和米下棋我也学到了不少,至少发现了自己的不足。后来分班了,上了高二高三过着每天与书本打交道的日子,原来的美好时光已经不复存在,但回想起来,有一种莫名的开心,和感慨。
至于高一和我们一起下棋的,还有BOB,goushiyang,等等。真的很怀念高一快乐的日子。特此一写,回忆一下,高兴一下。

小猪和小朱和橡皮糖
小猪,一个比我小的朋友,但是受过专业的训练,下棋比我好,他是至今以来下棋年纪比我小但比我厉害的第一个朋友,而第二个就是小朱。小猪在揭阳,小朱在湛江。我们是在某一个暑假的时候认识的,那是我们经常在无情门基地下棋聊天,那个小魔帅还自称是我们三个的师傅,我是师兄,他俩是师弟。不过我们都没有承认他的身份,真有趣。现在很少联系了,不过听说小朱在学校无人能敌,真的是后生可畏。
还有一位小兄弟,叫橡皮糖,以前经常在基地看他下棋,后来知道原来他小我一年,虽然在同一个城市,但是我们素未谋面,而且也没有跟他下过棋,有点遗憾吧,不过当时我认为没有胜他的把握。橡皮糖现在去了海大读书了,加油。

思金
认识思金的过程和认识米的过程差不多,但是时间发生在大学开学。
我们第一天早上才认识,然后第一天晚上就下棋了,有认识到对弈的速度之快实在是史无前例。思金尽管看上去有点呆呆的(个人想法),可是想得比我快(我反应迟钝是众所周知的了),水平和我差不多。可惜此人现已专注于魔兽鬼泣之类,与他切磋的机会少了。不过还有3年,我们是室友呢。
苏姨公(名词解释:我家邻居住着一位婆婆叫苏姨,她的老公就是苏姨公)
他是一个老头,也是我的邻居,虽然说是老头,但是活泼好动,而且脑筋灵活,特别在下棋方面不可以称他为老头。记得那年搬进了新房子,我们邻居的关系却是出人意料的好,一层楼6个套间的住户融洽得令人难以想象。于是经常去串门做客也是必不可少的事情,后来听苏姨公说他很想下棋,可是新搬来和小区里其他的老头不熟悉,于是顺理成章地我便去了和他下棋,结果也是没有悬念的完败给他。虽说当时我自以为可以下赢他,但是结果却是输了,因为他的布局虽然很怪,但是演变到中局,却是像一个天衣无缝的圈套,然后主动权就慢慢地落入他的控制里了,后来我也有研究过他的布局,不过自己运用起来却没有他那么得心应手,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大鲸鱼
大鲸鱼是我爸,也是他教会我下棋的,小时候就是跟着他去街上看老头们下棋,他有个特点,就是看棋从来都不说棋,这是其他看棋的人不能比拟的,也许与他不苟言笑有关吧?古语云观棋不语真君子,大鲸鱼的这种品德值得我引以为荣。小时候他很耐心地和我下棋,而且还让我子,让我悔棋,可是他从来不教我应该怎样走,也许目的是想让我自己想吧。就在和他无数盘的较量之后,我的棋艺慢慢有了长进,终于可以下赢他了,而且是没有让子的,那时真的是非常开心,毕竟大鲸鱼是我的第一个对手,那时除了他基本没人跟我下棋的。后来我长大了,学业繁重,他也忙于工作,因此下棋的机会越来越少了,现在每个月只见他几天,有时候也会在网上看见他下棋。可是网路世界始终是比不上现实生活,和大鲸鱼下棋的感觉是无可替代的,那是一种父爱的感受。
虽然为了下棋,许多80后的人所熟悉的事物(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舒克和贝塔,变形金刚,忍者神龟,叮当猫,奥特曼,七龙珠,宠物小精灵,四驱兄弟,足球小将。。。。)朕都错过了,但我一点也不遗憾,因为很高兴在象棋的世界里,我认识了上述的人,还有他们给我快乐的时光和美好的回忆。生活依然继续,我们都要加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