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终

妻祖母病笃,父召众亲赴乡探别。奄不能语,萎不下咽矣。继而设宴,痛吃畅饮,喧哗嬉笑,无悲之状。甚异之,答曰:“生死命也。既无复留,何不欢送?”复饮。祖母本无神,感其气氛,醒复笑,啖粥焉。亲团之闲聊,至其眠而去。
又五日,骑鹤。举丧,始恸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