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碎片整理

灰霾的开始

每逢天冷都容易做弱嗨,今年冬春交替之际,弱嗨的不仅仅是我,还有祖母。幸运的是自己只是小毛病,小打小闹之后很快恢复过来了;不幸的是祖母罹患急病,正月还没过完就骑鹤而去。85岁的人生竟然在一个月内草草了结,突如其来的厄运再一次道出了生命的无常。人去了,之前的唠唠叨叨,过去的“牙齿印”,瞬间也随风而去。随着最后一位留守者离去,当年十一人蜗居的60平方米房子,如今人去楼空,显得愈发冷清。不时脑中掠过当年旧屋全盛时期的情景,如今不再,而阳台外的木兰树依旧年年发芽,郁郁葱葱,颇有人面桃花之感。人生大概如此了,得得失失,终归是过眼云烟,若要修得坐看云卷云舒的境界,又谈何容易!

这个新年是过得最浑浑噩噩的一个新年,一直没有喜庆感。

新一天的光芒

与此同时,国有林场改革的工作正以排山倒海之势接踵而来,在愣头青被卷入风风火火工作的同时,暂时得以放下感时慨世的忧郁。从3月某一天被领导安排做“统计”这一极其严谨的工作开始,每天就没停过和excel打交道,没想到从一个excel的白痴,边做边学,竟然可怕的感受到自己对这项枯燥的工作有了兴趣。开始用起了大学时代偶然听说过的函数,开始了表格的制作与修改,开始摸索出一套属于自己的工作方式。啊米话参与过这次大project的各位,能力都会有质的飞跃,自己进步虽然没有那么神速,但从艰辛中得到的收获,还是能有那么一点的:至起码现在的我比十个月之前的我在处理数据的时候得心应手了许多,简而言之就是专业吧,嘻嘻。人生总要朝前看,往事留着以后想吧。

新房子

新房子收楼了,新房子装修了。从收楼开始,周末就一直没停过。近三年来从未试过连续三个月不打牌的记录,在每个周末忙于买材料运材料看材料的过程中被低调打破。代沟,我一直强调代沟就是代沟,代沟导致了装修意见不合,导致了各种断断续续的争吵,感觉周末比上班更辛苦。不过为了这个未来的公主郡,必须得尽我所能力求完美,保证每一寸角落,都符合自己的心水。未来两个月依然很忙,小伙伴们,不约的话,不要见怪,等公主郡进修大吉,我亲自接你们来玩。

玩了一下

“忙里偷闲”用在今年好不贴切,这里的工作比从化忙上了不知多少倍,旅游也只能勉强靠刚刚挤满的年假来满足了。去泰国的愿望依旧没达成,最后带着邹婴婴去了趟上海和云南。今年的狗血历程貌似没有一点点好转,连续两次去黄浦江游船都是下雨,在丽江大理更加不用说,除了回来那天,全程雨。好在逢出游必狗血的命运没有搞砸出游的心情,还记得在丽江古城难得的一天放晴,坐在山顶的酒吧里喝着下午茶,望着远处一尘不染的天空,发呆了将近一个小时。山脚下飘来《风吹麦浪》的歌声,感觉整个人都要融化在这午后醉意氤氲当中。我们说,以后我们再来这里一次吧,希望以后不要太远了。

他妈的取消晚婚假

这是本年度听说过最惹屌的消息,制定办法的人自己休了晚婚假,脑袋也随着休假,休到了屁股上,于是脑残的人就制定出脑残的办法了。争辩理论还是省口气罢,生不逢时说的就是我。没办法,计划赶不上变化,只能休少两个星期了。要问我什么时候结婚?我希望是——那天。

wish?

今年不再倒数能活到多少岁了,既然活着就好好活吧,开心舒服简单地活着,就是对生命的尊重。

还有,范加尔,请快点下课,我受够了,我狗受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