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碎片整理

鉴于未知是否能够安然度过传说中的末日,为方便后人考古,2012年的总结就于此开始咯,哦。

忙,闲,忙。三个字的概括给整年的走势画了一道忧郁的弧线。自从年头过了个循例又忙又开心的春节后,继续在搜狐打拼,力争早日转正。没料到最终还是有违所愿,或者是能力不足,又或者是单位需求饱和,实习编辑的归宿最后成为了待业。搜狐的实习是朕自己辞去的,既然留不成,就继续下海找宿主好了。也许与网编的缘分到此即止,在接连面试的单位中,迟迟没有工作的下落。带着“裸辞”的尴尬之身,迎来了大学毕业

跃进南40栋303这间房,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却是永远再不回去了,包括人,包括时光。happytreefriends在大学四年五光十色的经历就此画上休止符。走的那天,朕是走得最快的,而且并没有回头,看似爽朗的步伐只怕被重重的回忆压扁。在朕的记忆中,吾等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合照和最后的晚餐。可能吾等一致认为,既然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何必如此拘泥于形式?心在,人就在。朕不时会幻想若干年后,六个垂垂老矣的老头陀着背,一起捎上酒瓶逛教五会是怎么个样子?

在最闲的那一段日子,朕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无业游民西冲新马凤凰古城,巽寮湾。之后还夹杂着几个报考林业局的穿梭从化,以及洒脱得近乎傻逼的广州访戴游,最后还应邀去了酸奶西的七星坑老巢,以及与兜兜姑的香港暧昧行。收获了更多的生活经历和思考人生,代价就是国库严重财赤。读万卷书,行千里路。朕虽做不到数量上的指标,但至少仍有身体力行。只不过阅读的习惯渐渐被各种分心杂念及事务切片,能一口气痛快地读完一本书可谓知行不合一了,惭愧。至于对老爱好象棋来说也是很大程度边缘化。“越是强调,证明越是不足。”泽德居士说得很好,在舔潮,越是喊的口号,证明国家最缺的就是那些。看来在国民身上同样可行,罪过矣。

再后来,就是在从化林业局的上任。“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朕并不是刻意贬低选择这份工作的偶然性,只是朕之前的确没抱着百分百的希望进入单位(当初还担心报名人数是否能够开考),所谓的备考也是头脑发热了两三个星期而已。坦白说复习的内容现在已抛到九霄云外了,所以得到这份工作,幸运成份胜过能力。既然上天给了愣头青一条指引的道路,愣头青所要做的,就是踏实地把它走好。朕自信是一名实干家,所以在现在的部门虽说全局最忙,但做得充实,心就安稳,毕竟朕做的都是实质上的东西,哪怕是微不足道,只要有所贡献,都会有所收获。EC“不做老黄牛”这句话一直提醒着朕,不盲目,多思考,才是上进的法则。至于说到要喝酒?这个说得太多,大家都懂,罢了。

有一件,似乎是朕刻意回避?非也,只是这件事情需要单独来谈,关于朕与姣婆珊分开的事。

朕从来都很少跟任何人谈到“感情”方面的东西,也许是难以启齿,又或者是不知从何说起,往往扯到这话题上,仿佛成了禁区,三言两语就带过去。即使扪心自问,也是总结太少了。朕也实在太难描述自己对这段感情的微妙变化,暗爽,甜蜜,努力,激情,温馨,幸福,愤怒,开心,平淡,式微,无奈。几乎经历了所有阶段,再多的词藻也不能草草概括过去。时限?确切来说,有五年。在朕俩分开而并未公布的时候,还曾有朋友祝福我们,在当时的心情真是无法形容,嘴角扬起来的微笑是如此僵硬。后来有人笑朕能如此洒脱,也有人担心朕看不开。不是太抬举朕,就是太小看朕了,anyway,感谢所有人都关心,要过去的事总要过去,而且已经过去了。朕也不会不好意思说出来。感情的事,没有对错,不合则离,朕也做了回过来人啦,自我安慰一下,不枉此生。

回忆写得太详细,反而触发心中的恐惧感。一看到短短的人生就被几页纸浓缩了,生命对于时间流逝的无能为力顿时一览无遗。珍惜时间?再怎么珍惜,活得再怎么有质量,阎王来了,还不是两脚一伸撒手而去?人生苦短呀!若能活过末日,朕的愿望就是长命一点。

我真的很想再活五百年~

2012年碎片整理》上有2条评论

  1. 其实我对末日有种这样的理解:所谓末日,可能指的是:由于人类执迷不悟(比如战乱、宗教纷争、环境污染等),在2012年12月21日这个最后的悔改机会还没觉悟,所以地球在这一天过后已注定了将来灭绝是不可避免的,于是从这一天开始,“漫长的”末日来临了。我的意思就是末日可能不是一下突然的结束,说不定是个结束的过程呢。

    • 所言甚是。如今浮躁之极的社会,更多人把它当作是炒作话题,又或者是玩笑谈资。其实,大家都是有恃无恐。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