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从化的第三周,转折点来得真快。

上山下乡,说得轻松做得阴功。体力活脑力活不在话下,朕也自觉有信心胜任。至于多了个从未接触过的酒力活,那就蛋疼得要命了。三次酒局差点就晚节不保,勉强侥幸全身而退也实属各位关照。“练”?这是各方的同一字眼,似乎能喝得上一斤半两才算同一战线的人。这条不成文规定早已人尽皆知,只是任务恰好降临到朕身上而已。人家都习惯,你这一楞头青也就别搞另类吧。

不做愤青,是朕的宗旨。鉴于此朕并没在各种场面制造尴尬胡闹之举,这是处于朕对各位的尊重,当然,也算不上迷失自我,毕竟朕心里仍是一清二楚的。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要么直接上岸,不上岸的,干脆点,把鞋也脱了罢。

有人问到朕是否没勇气去泡妞?回答这问题实在有难度。要验证是否有勇气,充分条件是首先有“妞”。而出于未来各种因素还不稳定,再者朕的确没准备好下一段的来临,此事今年还是罢就算了。一只人容易寂寞,但寂寞不能成为寻觅爱情的借口。然,若是“泡妞”是另外一种理解?那就…

虽说工作开始显得有挑战性,但生活本身依然平淡如此。原本以为晚上会有很多空余时间,事实上是被各种家务塞满。其实,这本来是生活的一部分,只不过以前大多数时间都被家人承担了。“一个人在外生活不容易”?这句话朕暂且保留意见,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自己看着办就好。

》上有2条评论

  1. 酸大神、志敏、亮、玮哥等悉数表示烟味和酒局是事业单位最他妈屌HI的地方。

    • 我都不知是用“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来形容还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来描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