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象棋7

黄花梨棋盘上,静静躺着三十二颗棋子。不时坐在窗边,把玩着棋子,熟悉的冰凉透过指尖,又想起多年前学棋时的情景:放学后屁颠屁颠地自己跟自己摆阵,竟能乐足一整晚。大概是那时年少,心无杂念的原因吧。如今能心无旁骛,专心对弈的时间越来越少,棋艺也没实质性的提升。究竟是岁月改变了心境,还是能力限制了进步?

棋龄快有十六年了,近三年遭遇的瓶颈期,迟迟尚未能突破。当初每日都有进步的成就感日益减退,创造力的缺乏,制约着水平的提高。早已过了那段自认为灵气横溢的年纪,也感受不到大器晚成的惊喜。除了无奈一笑,又能够做些什么呢?

有时在想,为什么要这么执着?多少人下棋纯为娱乐,而自己却为棋艺停滞不前而苦恼,是不是太钻牛角尖了?也许,不如放开心境吧,不要刻意追求进步,心境开阔了,进步自然会找上你——尽管,不知何年何日。

是的,这一天至今仍未到来,而朕始终仍没放弃。本应有的挫败感也不知不觉间转化成动力,只是,到了这个时候,没有人比自己更清楚,每前进一步,所需要的努力,不仅仅是简单的局数累加,而是需要多少次的总结与反思,多少次的尝试与创造,多少次的冷静与克制。

会累的,诚然这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情。有时刚为取得少少进步而沾沾自喜,一转眼又会有新的对手将你打回原形。可以说,近三年的状态就一直处于这种周期性的起伏中。即使心态上,策略上没有丝毫的松懈,也不能保证今天的努力就会有成效,有时甚至会适得其反。这份郁闷的心情,无论谁也分担不了。天梯不是谁都能爬上,稍有不慎,又会摔下来。

而很庆幸,每一次摔倒,并没至于粉身碎骨,磨练出坚韧的意志也许就是最大的收获吧。多少盘大劣的棋,凭着朕死缠烂打,最终能幸运地掰回来,不也是上天给朕的一份礼物?有时朕也会为自己孜孜不倦的追求而感到惊奇,有生以来,好像从没有一样东西可以令朕如此坚持。究竟是朕找象棋,还是象棋找朕?

于是,想起了《聊斋》里面的棋鬼,看见下棋就忘记自己已经死了;等他死了以后,看见下棋又忘记了自己还有机会转生阳世。该说可怜,还是可敬?也许,棋鬼也不在乎了,能够下棋,生死又算什么呢?

真羡慕他!或许,一生能爱上一两件东西,并为此不懈努力的追求,已经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