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无情门的时光

呡一口冰冷的咖啡,带着熟悉的味道,又一次轻轻推开“寸土必争”的大门。点击“社团好友”一列,静静地驻足,注视,朕是慰问当年的时光来了。看到仍然有无情门的朋友留守基地,只是面孔生疏,不禁流过一丝唏嘘。

朕没有找任何一张桌子坐下,只是默默地注视着最后几张空空的桌子,那里曾经是众兄弟姐妹手谈神交的地方,把手贴近屏幕,是否尚有余温?记忆中一个个熟悉的名字,至今仍然是陌生的面孔。那段共同拥有的美妙时光,仿佛却尘封已久。往日的棋谱,已然淡忘;棋盘上铮铮的落子声,也仿佛越来越轻。岁月带走了多少回忆?那份曾经的激动,在岁月的长河中流淌,变得平静而恬淡,静水深流。

那段象牙塔的时光,对象棋梦想朦胧而专注地追求;那份守候在基地的日夜,为社团活动忙不开交的热情;那些零零碎碎的话语,彼此间谈天说地的开怀,仍不时在脑海中浮现。那时的世界,如此纯粹,如此感动。

“八公子”,“八公主”,“六扇门”,古老的职位,仍然保存着神秘的色彩;充满侠气的侠义堂职位诗,却已销声匿迹。那时朝思暮想,为拥有“无情八剑”的荣耀衔头而奋斗的热情,早已变得平淡如水,这是对“功名”的淡然,还是长大的成熟?

记不起什么时候,这抹纯粹的色彩悄然褪去,留下浅浅的痕迹。蓦然回首,才发现那段时光美若童话,如此弥足珍贵。然而,朕一直没有远离。很感激那段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这段回忆,很温暖。

今晚,朕特意喝上了当年在社团看棋时喝的冰咖啡,在丝滑的香醇中,吟起那首诗:

“飞沙似箭自狂癫,
十里柔情犹可见。
飘零短笛逆风吟,
铁马一骑西风鸣。
横刀立马问苍天,
寒剑丹心人独笑。
披荆利剑斩不平,
仗剑长啸江湖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