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GJ吃炸鸡

我们在城市某个不知名角落里吃着炸鸡,像大学一样随便聊聊然后吃着炸鸡,想说话就说多几句边吃着炸鸡,不想说话就各自沉默安静地享受炸鸡,周围围着很多捞头但我们还是自得其乐地吃着炸鸡,人手两杯杯可乐喝两个钟头可以吃两个炸鸡,说说过去聊聊近况然后又继续炸鸡,有点荒唐但别有意味地吃着炸鸡,没有专门目的只为吃个炸鸡就吃炸鸡,吃饱了撑得不行但仍然觉得今晚很奇妙因为这顿近乎无厘头的炸鸡。

这就像探讨了爽花蕾味雪糕一样感觉的炸鸡,那是多年以后仍有着爽花蕾雪糕的新奇,有着想骑车夜游就夜游一样放纵的心情,不知不觉地吃了顿炸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