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雅127年校庆

年年都回去了,今年还是回去吧。还是一样没约几个人,安安静静回去走一下就滚。静鸡鸡走一下又静鸡鸡离开,无非也是几条友缅怀一下情怀吹吹水诸如此类,然后就下半场不亦乐乎。套路大致相同,往昔那种莫名其妙的兴奋没有了,取而代之则是如今云淡风轻地脚步。不紧不慢,看完就走。

操场那两脚象征性的打门,不禁还是掀起了心里的一阵涟漪。他妈的,想当年,无论春夏秋冬日晒雨淋,老子在铁打的左边路上下来回不喘气,包了后卫和边翼,说过就过,无论在YY的层面上还是现实的表现中都是如此夸张得来不失真实。现在?抬几下腿都要喘气了,不由得想起我的那位鲁尼啊、小罗啊、吉格斯啊——当然这并不是同一个档次的水平,嘻嘻,夸张比喻,要喷请轻点。

教室都上了密码锁,连地理室的位置都变了,看来那条多年未用的地理室钥匙还是进博物馆去吧。乱入一教室,看到书桌上的几包还没开的无印良品糖果,恶作剧的心理瞬间促使我马上把它开了并且吃了,不仅吃了还分给大家一起吃了,而且还随手把袋子放进某同学的书桌里面了。这种小犯罪的恶感仍然屡试不爽。没错,当年我也是这么过来的,中招的同学感谢你们不杀之恩,可是,说实话你们当年也发现不了也意想不到是我干的。

临走,无意中在长廊上看到一贴贴颇具风骨的千字文书法,这竟然成为今天印象最深刻的场面。小小的角落,小小的方格,汇聚的是艺术家如此精雕细琢的心思和专注。在广雅要学会什么?就比如像书法墙的作家吧,想做一件事,就认真做好,哪怕是付出一生的时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